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小偷拜弟兄当老大

小偷拜弟兄当老大

2019-09-26 11:26

  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但是这只是一个俗话。小偷,可以改变吗?老百姓会说:狗改不了吃屎,他偷许多次了,能改吗?有的小偷,的确改了偷盗的问题。老百姓又会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好事呀。
  其实,世界万物只能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牛壮壮上小学时候偷过同学的笔记本,琴琴是知道的,但是牛壮壮外出打工,偷东西被民警抓住的事情,琴琴的确不知道。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时候,偷盗的事情,是会传染的。为什么有时候老百姓抓住一个小偷,报警之后民警一审问:有的是丈夫偷盗,妻子望风,夫唱妇随配合默契;或者是老子偷盗,儿子望风,父亲示范儿子努力学习偷盗技术,或者是亲兄弟互相帮助,弟兄合伙偷盗!
  这一次,琴琴在家劳动,牛壮壮深夜就回来了。牛壮壮拿着一些东西,琴琴一看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不是从正道来的。琴琴也不是傻瓜,一看就知道了情况。
  怎么办?琴琴说:“这东西,怎么办?如果叫民警抓住了,判刑多少年?你进去了,有吃有喝,我怎么办?我是等你出来继续过日子,还是我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改嫁呀?”
  牛壮壮说:“我也是考虑过了,我也多次看过情况的,绝对没有问题的。谁都不会发现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次,没有问题,下一次呢?你不考虑将来怎么办?”琴琴担心他下一次继续偷盗的危险。
  “下一次,我会更加小心的。”
  “小心就平安无事了?”
  “小心,当然就万无一失了。”
  “你说得轻巧?民警不是抓住你一次吗?”琴琴也担心牛壮壮再次被抓的。
  “胡说八道!哪有这样的事情?你听谁说的?”牛壮壮十分气愤地问道。
  “高德民的父亲君君说的。”琴琴又一次实话实说。
  牛壮壮气急败坏,和父亲说了这一个事情。
  牛得地听了儿子的话,就更加气愤了。但是,牛得地生气归生气,现在就不敢找高德民的父亲君君打架的。因为高德民已经大学毕业了,在县政法委工作。老百姓不知道政法委是干什么的,但是知道那也是吃皇粮的,在县衙门里当差,那是得罪不起的。
  牛得地一次在和亲家江江喝酒时,就说出来牛壮壮生气的这一次事情,就是因为君君揭开了牛壮壮被民警抓住的老底子。
  江江也是不开心的。说:“都是好朋友,他君君现在还说牛壮壮被民警抓住的事情吗?家丑不可外扬的,好朋友就不能这么揭短的,真想叫我的女儿熬活寡吗?”
  “琴琴说的。”牛得地这一次又提起了琴琴。
  “好。我来管一管这事情吧。”江江压着心中的火气说道。
  江江又一次把女儿琴琴叫到了自己的家里。
  “琴琴呀,你能不能叫你父亲我省省心呀?你怎么又提起高德民的父亲君君说牛壮壮被民警抓住的事情呀?还想叫他们打架吗?高德民大学毕业,可是在县衙门上班的呀。”江江担心女儿琴琴惹是生非找麻烦事情的。
  “牛壮壮又在偷东西,我说他,他不听,他说他小心就万无一失了。我就提起他被民警抓住的事情。他问我听谁说的,我就说了高德民的父亲君君,在我和牛壮壮结婚前,君君不是来告诉我们牛壮壮在外打工偷盗被民警抓住的事情吗?我这一次也是实话实说的。”
  “你怎么这样糊涂呀?你今后就不要提君君了,好吗?真是的,牛壮壮,不偷东西,他会死吗?狗改不了吃屎,他真要偷一辈子吗?气死我了。”江江为有这样的女婿而着急。
  “我也说他了。牛壮壮他说,不偷东西,他的手痒痒。也可能他就是当小偷的命吧?不偷东西,由不得他的。老天爷就是叫他来偷东西的。”琴琴也感到无能为力。
  “他死了,还偷不偷呀?真是气死我了。”
  “可不要这样说不吉利的话了。他要是死了,今后的生活我怎么过?”琴琴也不想这么早就成为寡妇的。
  “真是冤家的。你怎么这样命苦呀?当初,我真想叫你嫁给高德民的,可是你不同意,人家高德民也不同意。真是老天爷,不给我面子呀。”江江心里还是想着过去的事情。
  “不要伤心了,我今后劝一劝牛壮壮吧。”琴琴无奈地摇了摇头。
  转眼一年过去了。牛壮壮当父亲了,他和琴琴结婚两年多时间,他们的儿子已经出生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牛壮壮又一次被邻居驱赶了一次。
  晚上十点多,邻居几个人在议论如何抓小偷的事情,因为村里最近有几户被盗了,大家都小心了。几位邻居约好了,如果谁发现了小偷,就喊“失火了!”
  这一天晚上十一点半,一个人大喊“失火啦!”
  大家马上起来,拿着铁锹、棍棒,四处大喊“失火啦,跑不了的!”于是,大家看到一个黑影向南边跑去。都是邻居,虽然是黑夜,但是老百姓为了抓小偷买了手电筒,所以他们拿着手电筒,几个光束照过去,还是看出来好像是谁了,虽然他从小学习不好跑得快。
  小偷也是有团伙的,不一样的地方,就有不一样的小偷。邻村高老庄就有一个小偷叫马老八,可以说是惯犯,被抓住几次了,每一次被抓住,都是老实承认,每一次偷盗的地点、物品,都记在本子上了,只要把本子交给公安人员,就一目了然了。这一个小偷,就从来不说自己的师傅是谁?也不说同伙是谁?也不说有没有徒弟?有人说:这是自学成才。学生可以自学成才,小偷也可以自学成才吗?
  大家在纠结牛壮壮是不是他马老八的徒弟,但是很快就发生了一件事,让大家议论了起来。那时候公社会把几个小偷捆起来,拉上汽车在公社的各大队游街示众。高老庄的马老八,就被捆住了,在汽车上游街示众。
  牛得地看到了,心里当然不一样了。他拿着煮熟的红薯,给马老八吃。其他人看到了不说话,牛得地说:“马老八犯的不是死罪,我是心好的,心善,看不得孩子忍饥挨饿的。我问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很快就有了一次意外。马老八被送到新疆了,据说是劳动改造,再想回来高老庄继续偷盗是困难了,那里是大沙漠,他想偷跑也是跑不出来的。
  后来知道了,这一个事情是“严打”。“严打”之后,有几年没有听说谁家被盗了。
  牛壮壮好像也不手痒痒了,他改策略了,他拜弟兄了。那时候大家在黑白电视机前看着《少林寺》,流行少林拳,不少人就看《三侠五义》《小八义》,结拜弟兄也流行起来。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人在一起说得来,就拜弟兄的。牛壮壮拜弟兄找了几个比较听话的“弟弟”,牛壮壮就成了“老大”。
  “老大”一般智商都是比较高的。那一些小兄弟,不能说是弱智,但是绝对没有老大聪明的。牛壮壮就是这样的情况。
  这一天,牛壮壮就“手痒痒”了,想偷盗先发家致富了,不劳而获,没有风险,不独吞见一面分一半,有偷来的东西和他的兄弟们分享。
  牛壮壮在和兄弟们计划之后,就分工协作。牛壮壮望风在外,二师兄就翻墙入院,打开院门,三师弟就进门合作,一举偷了一户人家的一个电视机。很快就卖了几百元,三人分了,喜气洋洋。
  被盗的农户,也不敢报警。因为许多人说:小偷民警是一家。还有人说:民警抓了小偷,小偷分一半偷来的东西一送礼,民警马上就放人了。
  君君把这一件事给儿子说了。高德民说:“民警队伍,的确有一些不太好的人,他们伤失底线,一切见钱眼开,和小偷同流合污,已经清理了不少。领导准备叫我到派出所任职的,说的是副所长。”
  “领导叫去派出所,就好好干吧。”
  君君看着儿子,有了自豪感。
  君君有了喜事,就要和好朋友分享的。他和江江说了这事。江江听了之后,并没有君君想的那样开心。
  “你不开心?咱们的儿子当派出所副所长,你不开心?”
  “不是不开心。老百姓说的:小偷民警是一家。咱们的儿子,当民警了,我担心孩子,犯错误的。犯错误会被处理的,说不定还得进监狱什么的……”江江说的是这样,但他心里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婿牛壮壮被高德民这一个副所长抓住了,犯到他的手里,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其他的孩子,咱不知道,咱的孩子高德民,你还不知道?他的个性人品,还是让人放心的。”君君真是放心自己的儿子的。
  “抓小偷,也是危险的,小偷都是亡命之徒,拼命的人,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劝高德民小心一些吧。”江江还是有一些说辞的。
  “那是,干什么工作都应该要求安全第一。”
  高德民是副所长,就被派到高老庄所在的乡派出所了。好像有一个规定,本乡派出所的所长,不能是本乡人的,副所长可以是本乡人。副所长在本乡工作,地方亲朋关系多,便于了解情况,便于维护本乡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的。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有的就经不起考验,受亲情影响,给小偷通风报信,与小偷同流合污,那么这样的副所长就当到头了,甚至还会被处理或者被判刑的。
  牛壮壮也听说了高德民当派出所副所长了,但是他认为自己很聪明的,偷东西他不亲自出面,只是望风配合,还和拜把子弟兄说好了,谁被抓住了,都不能说出来拜把子弟兄的。你不说出来,你住监狱,兄弟们替你养活孩子,说出来了,就不是弟兄了,今后就对不起弟兄了。“换爹朋友”就是磕头拜把子,谁的父亲死了,拜把子都是披麻戴孝去祖坟送终的。
  这一天夜里,一户军属家就来了一个小男孩。这一个小男孩虽然被大家说成傻子,但是他还是可以知道军属家的墙被人挖了一个大窟窿的。军属老妈妈马上通知到了几个邻居好朋友,拿着铁锹、钢叉、棍棒到被挖洞的新院子周围四处包围了起来。
  一人大喊:“失火啦,谁在偷东西?”
  牛壮壮的二师兄,就准备翻墙逃跑,刚翻过墙就被铁锹、棍棒压住了。他用衣服马上盖住自己的头喊饶命。
  “不用盖衣服了,知道你是谁了。不打你,你走吧。”一个说。
  “要是外村的小偷,看不打断你的狗腿。”另一个说。
  军属兵妈妈一看这情况,就郁闷了。自己家已经被盗几次,原先的怀疑,得到了证实。马上和儿子打电话,问报警好?还是不报警好?
  当兵的儿子,没有犹豫,马上说:“不报警,今后再被盗怎么办?不要害怕得罪人的。得罪这样的小偷,不输理的。”
  接到报警电话,110指挥中心马上通知最近的派出所,很快民警就来了,敲开了小偷的门,抓走了小偷,一审小偷就承认了,几次偷盗都是有合伙的人,分工有望风的人。
  所长一看,一会儿小毛贼,杀猪何用宰牛刀?说:“我就不亲自出马了。高德民带着片警郭德凯、包村民警小赵三人去抓望风人牛壮壮吧。”
  怎么办?高德民思考着,一定不能通风报信,不能不秉公执法,也不能引火烧身,更不能得罪邻居牛得地,一切按照正常程序吧。他们先来找到村干部家,说明情况。村干部又叫了几个村干部商量,这时知道的人就多了,一时间说不定是谁走漏风声了,结果就出问题了。民警们去抓牛壮壮时,牛壮壮跑得快,早已无影无踪了。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牛得地需要跑关系了,牛壮壮不能四处躲避一辈子的。牛得地和亲家江江说了情况,江江找君君说了情况。君君和儿子高德民说了情况。
  高德民说:“我是副所长,没有这样的权力的。”
  君君和江江说了情况,江江和牛得地说了情况。牛得地说:“他一个副所长,就不照顾乡邻,能干出什么好事?他这是记仇呀。是不是琴琴不嫁给他,嫁给牛壮壮了,他公报私仇?”
  “过去小孩子的事情,就不要说了。你该找什么关系,就赶快找去吧。高德民这一个关系就用不上了。”
  很快牛壮壮就不需要四处逃跑了,有的说交了一定的罚金,就平安无事了,有的说,送礼之后,就没有事了。有的说,高德民没有认真抓小偷来立功,不受处理就不错了,但是很快就要离开本乡派出所了。
  高德民真的离开本乡派出所了,没有提拔,没有降级,还是副所长。牛壮壮也不用四处逃跑躲着民警了,他的拜把子二师兄也出来了,有的说也交了罚金,有的说他在里边交代了一切同伙和望风的人,有的说他在里边很勇敢,像山西省文水县的女英雄刘胡兰一样,什么也没有说。
  无论怎么说,江江看到了牛得地和君君不那么愉快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村里再没有哪一家被偷东西了。
  几年过去了,高德民娶妻生子,在外乡当派出所所长了,牛壮壮也没有再被村干部、民警找上门了。琴琴看着高德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江江、君君、牛得地也老了,看着自己的下一辈、孙一辈,心中有了感悟。老百姓平平安安夜不闭户的日子,还是很不错的。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偷拜弟兄当老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