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悲伤逆流成河

悲伤逆流成河

2019-11-28 18:51

149顾森西被自己面前的易遥吓了一跳,全无血色的一张脸,像是绷紧的白纸一样一吹就破。嘴唇苍白地起着皱纹。“你……”顾森西张了张口,就没有说下去。其实不用是说出来,易遥也知道他的意思。易遥点点头,用虚弱的声音说:“我把孩子打掉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这哪叫没事。”顾森西忍着发红的眼眶,走过去背对易遥蹲下来,“上来,我背你回家。”易遥摇了摇头,没有动。过了会儿,易遥说:“我腿张不开,痛。”顾森西站起来,翻了翻口袋,找出了一张二十块的,然后飞快地走到马路上,伸手拦了一辆车,他抬起手擦掉眼泪,把易遥扶进车里。150弄堂在夕阳里变成一片血红色。顾森西扶着易遥走进弄堂的时候,周围几个家庭妇女的目光在几秒钟内变换了多种颜色。最后都统一地变成嘴角斜斜浮现的微笑,定格在脸上。易遥也无暇顾及这些。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看见林华凤两只手缠着纱布趟在沙发上。“妈你怎么了?”易遥走进房间,在凳子上坐下来。“你舍得回来啦你?你是不是想回来看看我有没有死啊?!”林华凤从沙发上坐起来,披头散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顾森西。“你是谁?”林华凤瞪他。“阿姨你好,我是易遥的同学。”“谁是你阿姨,出去,我家不欢迎同学来。”“妈!我病了,他送我回来的!你别这样。”易遥压制着声音的虚弱,刻意装得有理些。“你病了?你早上生龙活虎的你病了?易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你病了就不用照顾我了?别以为老娘下床来伺候你了?你逼丫头脑袋灵光来兮的嘛!”“阿姨,易遥她真的病了!”顾森西有点听不下去了。“册啦,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滚出去!”林华凤走过来把顾森西推出门,然后用力地把门摔得关上。林华凤转过身来,看见易遥已经在朝房间里走了。她顺手拿着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朝易遥丢过去,易遥被砸中后备,身体一晃差点摔下去。“你想干什么?回房间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就陪我去医院,我看病,你也看病,你不是说自己有病了吗,那正好啊,一起去!”“妈。”易遥转过身来,“我躺一会儿,我休息一下马上就起来陪你去医院。”151顾森西站在易遥家门口,心情格外地复杂。弄堂里不时有人朝他投过来复杂的目光。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正好关上家门朝易遥家走过来的齐铭。“你住这里?”顾森西问。“嗯。你来这里干嘛?”“我送易遥回来,她……生病了。”齐铭看了看顾森西,没有再说什么,抬起手准备敲门。顾森西抓着齐铭的手拉下来,说,“你别敲了,她睡了。”“那她没事吧?”齐铭望着顾森西问。“我不知道。”齐铭低着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悲伤逆流成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