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潭边老桑

潭边老桑

2019-10-04 12:07


  故乡南浔镇乡下的斜桥兜有个幽深的水潭,潭边长着一棵老桑树。潭水幽深看不到底,老桑树丫丫叉叉的,又大又老,有些年头了。连姑妈都说不清楚老桑树究竟多少岁,姑妈告诉我,老桑树从我爷爷时候起,就是一棵老桑树。
  这个深潭在一座大石桥的旁边。石桥架在流过家乡门前的那条河上。这条河叫斜香泾,连着太湖与大运河。河水很深,也很宽,因为河里要走船。船上有帆,帆可以落下,帆杆却不行,只有很大的船上的帆杆是可以放下的,一般的船不可以。于是,桥被造得很高。桥高了,桥面自然会很斜,这就是斜桥的来历了。可是为什么那条河又要叫“斜香泾”?就不知道了。也许因为斜桥,也许因为那条河是斜斜伸出去,一直伸到太湖里?那么“香”字又从何处来?“泾”字我知道当然是水,河水就是“泾”的意思。唯有“香”字不知其意。问了很多人,没有人说得出,这个“香”字究竟从何而来。很奇怪就是在斜桥的桥堍下面,靠近我家的那一面河岸,还有一个很大、很深的水塘。因为深,这里不再叫它池塘,而是称之为池潭。我知道这个池潭真的很深,曾经与表弟一起潜下去,一直潜了很深,还是没有到底。回到家里,被姑妈狠狠骂了一顿,就此不曾再去试探第二次了。这个潭也是有名字的,叫绿幽潭。挺贴切的名字,因为这潭水一年四季绿幽幽深不见底。就在绿幽潭旁边,长着一棵形态怪异的老桑树。
  那年夏天我在姑妈家避暑,下乡总比城里凉快。姑妈给我讲了一个潭边老桑的故事。故事就和老桑树、绿幽潭、斜香泾有关……
  
  二
  在秀丽的太湖之滨,有个小渔村。村子里有个孤零零的老渔夫,人们都称他鱼伯。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多大年纪了?鱼伯很少与村子里的人交往,总是独自一人下湖打鱼,再把鱼挑到镇上去卖掉换米回来。
  这天鱼伯下太湖后一天都没有打到鱼,太阳就要落下去了。鱼伯自言自语说:“今天再撒一次网,如果还是没有收获,只好空手回去了。”
  夕阳下的太湖很美,湖水泛着金麟麟的光泽。鱼伯站在小船上,对着夕阳把渔网撒向湖面。收网的时候,发现网很重,比起平常日子重了很多、很多。
  鱼伯心中暗自高兴,又自言自语起来:“看起来最后这一网会捕到很多鱼。”
  鱼伯慢慢收起渔网,朝船上拖,感觉很重、很重,不像是一网鱼,倒仿佛里面是个人一样。等鱼伯可以看清楚网里的东西,才发现网里真的是个人,是个女孩子。鱼伯生怕自己是眼花看错了,一只手抓着网,另一只手揉揉眼睛,再仔细看过去,网里的确是个穿着绿色上衣和白裙的小姑娘。鱼伯赶紧下力将渔网拉到船上,把小姑娘从网里抱出来。小姑娘双眼紧闭,一点气息也没有了,浑身水淋淋,冰冰凉的。
  鱼伯把小姑娘抱在怀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哎,这是怎么啦?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就会溺水了?姑娘啊,老爷爷现在带你上岸,找个地方埋了吧。你要是转世投胎,就来给爷爷做个小孙女吧。”
  鱼伯收好渔网,摇着小船回到了岸边,系好缆绳,抱着小姑娘走上岸去,在四周看来看去,最后还是决定离开太湖远一点,免得汛期涨潮的时候,把小姑娘的坟淹掉。鱼伯在离开太湖大约三、四里的地方,看见一片高丘,上面开着许多小野花。走上去还可以看得见小渔村旁边,自己孤零零的茅草房。鱼伯心想:这个地方好,小姑娘喜欢花花草草,又看得见我的茅草房。
  鱼伯细心地把小姑娘葬了,上面修了一个坟堆堆。鱼伯不识字,也不会竖碑,坟修好以后,在家里烧好一碗鱼,端来供上,还点了三柱香。香烟在高丘的小坟堆上缭绕,很久没有散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鱼伯三天两头会过来看看这座坟,想着躺在下面那个小姑娘。一年以后,在小姑娘的坟堆旁边长出一棵绿油油的小树苗。鱼伯看见很开心,更喜欢到这里来了。差不多每天都来,每次都会带来一碗鱼,还有一壶酒。鱼供在坟前,酒自己喝。一面喝酒,一面对着那棵小树苗说话。
  “小丫头,我知道这棵苗苗就是你吧?是不是觉得爷爷一个人孤苦伶仃,也没有个人作伴说说话,所以变成这棵小树苗来陪着爷爷?也挺好,你不会说话,可一定听得到爷爷说话。咱们爷俩就这么相依为命吧!”
  
  三
  年复一年,小树苗一年年长大了,鱼伯却一天天老了。直到有一天,人们没有看见风雨无阻的鱼伯出现在太湖上,才想起村子里还有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
  几个好心的村民一起去看望鱼伯,推开茅草屋的柴门,看见鱼伯躺在床上睡觉,床头却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人人都知道鱼伯没有晚辈,也很少和村里人交往,想不通村子里那个好心人在照顾他?
  人们离开鱼伯家以后都在议论。
  “村子里哪个好心人在照顾鱼伯啊?”
  “不知道啊,看样子鱼伯病了好几天,一直有人在照顾。”
  ……
  村子里好奇心重的年轻人,开始关注鱼伯家那幢孤零零的茅草屋。
  没有人走进那幢茅草屋,却在家家户户冒起炊烟的时候,鱼伯家的烟筒也出现了一缕青烟,走近一点还可以闻到饭菜的香味。好奇心促使有人偷偷溜到窗户下面,看见茅草屋里有个穿着绿色上衣和白裙子的小姑娘在忙来忙去。鱼伯斜靠在床上,咳嗽了几声。小姑娘连忙放下手里的活,端来一碗水,坐在床头喂鱼伯。
  “爷爷,先喝点水。你身体没有好,还是躺下吧!”
  “谢谢你,小姑娘。幸亏这几天有你啊,要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早就……”
  “爷爷”小姑娘打断鱼伯,说:“爷爷,不会的,你好好养病。我已经做完饭了,就先回家了,明天再来看你。”
  “小姑娘,你来了好几天,也不肯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小姑娘笑着回答:“爷爷,你就叫我绿衣吧。我住在那边?”小姑娘朝太湖方向一指。
  “原来绿衣姑娘住在太湖岛上的,可你怎么过来的?”
  “爷爷,你就别管啦。绿衣自然是有办法的,不然,我怎么会每天都来?好了,爷爷,我先回家了。”
  绿衣朝外走,吓得扒窗户的两个年轻人,连忙低下头缩在下面,等抬起头才发现小姑娘无影无踪了。
  很快,鱼伯家里来了个绿衣姑娘的事就在小渔村传开了。到了晚上,几个上了年纪的乡亲结伴去看望鱼伯,自然也是为了证实这件事。
  鱼伯看见乡亲们很高兴。大家看见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便趁机询问。
  “鱼伯,你这几天生病了,屋子里还是收拾这么干净。”
  鱼伯笑着说:“哪里是我收拾的?是绿衣。”
  有人问起绿衣的来历。
  鱼伯告诉大家,前几天自己受了风寒病倒在床上,整整一天水米未沾,昏昏沉沉看见屋子里多了个穿绿衣服的小姑娘。小姑娘拿了一些树叶子熬成水,喂给鱼伯喝了。鱼伯觉得好了许多。小姑娘又煮了一锅粥,还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连床底下的脏衣服都拿到湖边去洗了。以后几天小姑娘都会出现在茅草屋里,给鱼伯洗衣服、做饭、熬树叶水,几天下来,鱼伯觉得好了许多。鱼伯次次问到小姑娘的名字和来处。小姑娘只说自己叫绿衣,从湖上来,其他就什么也问不出了。鱼伯还不能下床,从来不知道绿衣是怎么从太湖上过来,也不知道她怎么离开的。
  有人说:“小姑娘会不会住在三山岛上?是岛上哪家渔民的孩子?”
  也有人疑问:“三山岛过来很远,总要有船接送的。好像没有看见外面来的船只?”
  又有人说:“也许水性好,是游过来的?”
  没有人说得明白了。不过有一点,大家知道鱼伯一贫如洗,家里什么也没有,绿衣姑娘肯定是善良的女孩子,不会有什么恶意的。她不愿意说来历,一定有自己难处,还是不要去追问的好。渔村的人们都很善良,只会有些好奇,绝没有好事之人,得知这些反而连去鱼伯家偷偷张望的人也没有了。
  鱼伯渐渐好了,可以下地走动了,绿衣也就不再出现了。鱼伯还是天天下湖打鱼,常常去高丘看望那棵郁郁葱葱的小树。那其实就是一棵小桑树。鱼伯抚摸它的枝条、叶片的感觉,就仿佛是绿衣。鱼伯还发现绿衣用来给他熬水的那些就是桑叶。
  鱼伯若有所思地看看小桑树,看看小小的坟丘,心里有些明白了什么,便自言自语说:“绿衣啊,不论你是树精、还是小仙女、或者是当年我从太湖捞起来的姑娘,在我心里就是亲孙女。”
  鱼伯一天天老,小桑树一天天长,小桑树长成了大桑树,鱼伯却老得腰也直不起了。他已经不能下太湖了,可每天早上打开门,都会看见门口放着一个竹篮子,里面是煮好的饭菜。鱼伯心里都明白,什么也不说。
  
  四
  太湖里有一种湖石,长得奇形怪状,上面不仅弯弯曲曲,还有千疮百孔。时值大宋那间,京城里的皇帝老儿特别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太湖石,于是下令地方征集太湖石远到京城去。这一下苦了太湖岸边的老百姓,真是苦不堪言。巨大的太湖石要从太湖里捞上岸,然后,肩抗人推送到运河上船。速度极慢,一路还有很多挑夫倒在路上。
  那天深夜绿衣托梦给鱼伯,出了一个利国利民的长远办法,让他明天去向官府提出建议:组织劳力在太湖与运河之间挖一条河。河水要深,河道要宽,这样满载太湖石的大船才可以从太湖把石头直接送到运河,再沿着运河运到京城去。这些河道还可以让商船穿越太湖,再转进运河便可以四通八达了,皇帝得到这个奏章大喜,奖励了上奏章的大臣,然后开始组织劳力挖河。
  在太湖到运河需要挖好几条这样的河,有一条就从鱼伯他们小渔村开始。河道笔直通向运河,中间刚巧是那座埋着小姑娘,长着大桑树的高丘。鱼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所有小渔村的老百姓都跪下了。鱼伯告诉大臣挖河的主意,就来自高丘的桑神托梦显灵,这个坟和桑树是不能惊动的。老百姓们也纷纷进言说,改直为斜,虽然会多费时日与人工,大家宁愿少拿些工钱。指挥河工的大臣被感动了,决定让河道在这里拐一个弯,斜着插到运河去。这个长着桑树的高丘被留下来,河道自然变成了斜的。于是当河道完成之后,就被起名斜泾。
  太湖石从此顺利运出太湖。太湖上的船也可以直接驶到运河,然后沿着运河北上,一直通到北方了。这条斜泾改变了太湖周围老百姓的生活,靠捕鱼为生的渔民少了,走船的、做生意的多起来。这些自然是后话。
  
  五
  有一年,太湖突然闹起了瘟疫,严重的瘟疫让太湖两岸变得哀鸿遍野,处处都是哭声,太湖岸边插满了白幡扫满白花。只有那个小渔村,人们现在喜欢叫“斜桥兜”的地方,逃过了这场劫难。瘟疫发起的前一天夜里,很久不现身的绿衣,突然出现在鱼伯的屋里。
  鱼伯在睡梦里看到绿衣,连忙坐起身,说:“绿衣,你来了。”
  绿衣双眉紧皱,说:“爷爷,小渔村有难了。当年爷爷和小渔村的人救了我,我不能眼看小渔村遭难。”
  鱼伯拉住绿衣的手,说:“这么说,你真是那棵当年的小桑树?”
  “爷爷,是我,我是桑树,也是坟堆里的小姑娘。这些以后告诉你。爷爷,你明天一早让村子里的乡亲们,去把我的叶子和枝条折下来,拿回来熬成水喝下去。要连喝三天,就没事了。”
  “孩子,这不行。那不要把你的枝条和叶子都折光了吗?村子里又不是没有桑树?”鱼伯很担心。
  绿衣苦笑摇摇头,说:“那些桑树一点用也没有。我不是普通桑树,我是桑蚕神。只有我的枝条树叶,才可以克制瘟神。爷爷不必担心,我明年还会长出新的枝条和叶子来。”
  鱼伯忧心忡忡说:“真的没有其他法子了。”
  绿衣摇摇头,说:“没有了。爷爷你一定要照我的话去做。保不住小渔村,也保不住我那棵桑树的。好了,我现在要回去了。”
  第二天,鱼伯拄着拐杖一家一户去通知乡亲们。小渔村的乡亲们都知道绿衣,现在终于知道她的身份了,难怪自从她出现以后,这一带的桑树特别茂盛,喂出来的蚕也特别大,吐出的蚕丝又白又多。
  乡亲们折取桑枝和桑叶的时候都格外小心,生恐弄伤了绿衣姑娘。可不管怎么样高丘上的桑树还是变成了光秃秃的,连树皮都被剥了去。那天,鱼伯一直坐在坟堆旁边,一个劲抹眼泪。
  当天夜里,绿衣又来到了鱼伯家里,看上去很憔悴。
  鱼伯伤心地抱着她哭。
  绿衣强颜欢笑安慰着:“爷爷,别担心。我现在要离开一段时间了,我需要进深山去疗伤休养生息。不过,明年我一定会回来。但是,爷爷千万不能让那棵看上去已经枯萎的桑树被人砍掉,砍掉桑树我就回不来了。”
  绿衣说完又消失了。
  鱼伯天亮以后爬到高丘上,抱着那棵只剩下一根光秃秃主干的桑树放声大哭。乡亲们闻讯赶来,纷纷围着桑树祈祷。为了保护桑树,鱼伯央求乡亲们,就在桑树外面搭起一个小窝棚,天天守着这棵枯萎的桑树。
  
  六
  从夏天守到秋天,又守过了冬天,眼看就要开春了。
  一天夜里,狂风大作,掀翻了小窝棚,鱼伯用尽力气死死抱住桑树干。
  黑暗的天空出现了一张狰狞的脸,对着鱼伯大吼:“鱼伯,马上放开桑树,我就饶你不死。”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潭边老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