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黑狗咬恶人

黑狗咬恶人

2019-10-03 19:03

图片 1 乾隆年间,江南水乡王家庄,王员外庆五十大寿。
  在聚香阁饭店,办了二十几桌。他迎宾送客,非常高兴。突然,他一眼瞥见大门旁的垃圾桶边,围着三个叫花子,心里就有点不爽快。自己花钱招待贵客,叫花子凭什么也来享受?你看看,他们也有资格拣精拣肥的?自己不吃的,随意抛到外面,惹来几条狗在疯抢,偶尔也爆发狗咬狗的战争。其中一个独臂叫花子蹲在地下,不时地抛一块鸡鸭骨头,引得大黑狗,一步一步向前移。
  王员外越看越来火,终于发怒道:“老子花钱请客,你们凭什么来享受!都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这里不是你们呆的地方!”
  “这不是你家,是饭店门口,为什么就不能蹲呢?”独臂叫花子站起来,望了望,分辩道。
  “今天的酒席是本老爷全包的,残羹剩饭都是本老爷的。本老爷愿意给谁就给谁!再不滚走,别怪本老爷对你不客气!”王员外凶巴巴地说。
  独臂叫花子左手拿着一只鸭腿,指着王员外说:“我走,算你狠!你的心太狠毒了!你将不得好死……”
  “你……”王员外“你”字才吐出口,就见一黑影飞扑过来,将他扑倒在地。王员外的脚在地下蹬了几下,手也在空中划了几下就不动了。原来是大黑狗,咬断了他的咽喉,血流如注。等到别人赶来,王员外早没了气,见了阎王了。
  等到王管家和王公子从酒店跑出来,叫花子和狗早就逃走了。王公子哭成了泪人,王管家劝他节哀,还是赶快去官府报案吧。
  胡县令听到擂鼓声,领一班衙役和仵作验看了尸首,又问了王管家和王公子等人。知道是黑狗咬死的。
  “你们知道黑狗是谁家的?”胡县令皱着眉头,问道。
  “不知道!”王管家和王公子同时说,心想如果知道了,还来报案干什么?不直接找元凶算账!“大人英明!有劳大人明查……”
  胡县令是花钱捐的官,对断案不入行,平时都是师爷暗中出谋划策,今天有事不在,只得硬着头皮来审案。他就问,当时场上有些什么人?
  只有一老一小俩叫花子,还有一个独臂叫花子。家父和独臂叫花子,斗了几句口角。独臂叫花子还蹲着,喂过那条黑狗呢!那独臂叫花子叫张平,是王家庄人,王公子说。
  “这就对了,狗仗人势嘛!”胡县令脸上露出微笑,“这黑狗不用说,就是独臂叫花子养的!”随手发下一支令牌,要衙役捉拿张平。
  王家庄离县衙不过六七里,不一会儿,衙役就抓来张平,他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胡县令一拍惊堂木,大声道:“地下之人可是张平?快从实招来,你是怎样谋害王员外的……”
  “大人!冤枉啊!”张平晃了晃无用的右手臂,痛苦地说:“你看我这个样子,能杀死谁?我就是有心想杀他,也没有那个力气和能耐呀?”
  “大胆刁民!”胡县令又一拍惊堂木,大声吓唬道:“有人看见你,唆使黑狗扑向王员外……”
  “大人明查!小人饱一餐饿几顿,哪有米饭来养狗?没有吃的给狗吃,狗又怎能听我的?小人养没养狗,大人派人叫来叫花子白胡子和小瘦子,还有左右邻居。一问,不就知道了?”
  胡县令想想有点道理,就又发签,派衙役去捉拿白胡子小瘦子和邻居。
  白胡子和小瘦子,都作证说,他们经常碰面,经常在同一家饭店门口讨饭吃,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张平身边有黑狗。我们叫花子饱一餐饿一顿,哪有财力养活一条大黑狗?但是,今天确实看见离张平不远处,有一条大黑狗。他从垃圾桶里拿猪蹄甩给狗吃,我亲眼看见过。大概吃多了,狗胆子也大了。后来离他的距离就近了,还蹲在地下,竖起耳朵,两眼盯着他左手看。
  两个邻居也作证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见过黑狗的叫声,也从来没有看见黑狗在他门前溜达。一个叫花子,怎能养活一条大黑狗?这不是笑话吗?
  “大人!你都听到了,我哪能养活狗?那是谁家的狗,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咬王员外呢?我更不知道!”独臂叫花子苦笑着说。
  “大人,张三和李四能证明这条黑狗就是张平养的。”王公子想,黑狗到底是谁家的,看样子,胡县令是查不明白的。想想黑狗当时就在独臂身边,他有养狗的嫌疑。不管怎么说,家父被狗咬死,就要找到元凶。找不到元凶,对于大户人家来说是多么地没有面子。于是大声地说:“张三和李四离张平家最近,他们爱赌博,是夜猫子……请大人明查!”
  胡县令想想也有道理,就又发一令牌,派衙役捉拿张三和李四。
  衙役从赌博场上拉下了张三,说王公子请他到县衙作证。又当证人,又能赚外快了?张三心中有喜有忧,忙向衙役打听一点案情,心里好有个准备。当胡县令审问时,他一口咬定张平养着狗。说自己经常赌博,有时回家晚了,经常能看到张平在月光下,溜达狗。
  不一会儿,另一个衙役从妓院找来了李四。当证人,那不是挣钱不出力的事?他当然要去了。消息传得很快,他也知道王员外被黑狗咬死了。当胡县令审问时,他指天发誓,黑狗就是张平养的。他自己好下夹子,夹兔子和野鸡到街头上去卖,所以每天早晨起得很早。月光下,常能看到黑狗跟在他的前后,因为他也喜爱下夹子……
  “面对张三李四的指控,张平你还有什么可说?”
  “大人,他们是在诬陷!我都养不活自己,又怎能再养一条大狗?大人英明,大人明查!”独臂叫花子痛苦地说道。
  假如遇到两个都有钱的主,胡县令马上就会宣布退堂。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哪个私下送的银子多,他就判谁有理。可是,一眼就能看出独臂叫花子是一毛不拔的主。这里是公堂,岂容刁民耍赖?胡县令又拍惊堂木,大声道:“证据确凿!张平还不快快认罪伏法?来人啦,大刑侍候!”
  “慢!皇上驾到!”随着威严的一声喊,胡县令和众衙役等人都跪拜地下。
  原来乾隆皇帝微服私访到了这里,王员外被狗咬死的新闻,不胫而走。他们一行人紧赶慢赶,总算赶到县衙。胡县令战战兢兢地向皇帝禀报案情,脸上一直在冒汗,腿似乎还在打颤。
  乾隆皇帝又亲自审理了一下案情,觉得其中也有漏洞:哪有狗关在家里,听到外面有动静不叫的狗?他沉吟了一会儿说:“张平,你去把那黑狗唤来,让朕当堂亲自看看?”
  “万岁爷,不是我养的狗,我怎能带上公堂?”独臂叫花子苦着脸,十分为难地说,“除非,万岁爷让我带上肉或骨头,才能把它引来!俗话说,人念恩情,狗念食……”
  在衙役地远远监督下,张平终于见到了那条黑狗。他站着,向黑狗抛鸭骨头,狗一面嚼着,一面竖起耳朵,警惕地盯着眼前的人。嚼完了,抬起头看着张平不动。张平向后退十几步,停下,又抛食物,狗又上前咬嚼。如此反复多次,狗胆子也大了,跟在他的身后,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好不容易,诱到县衙大门口,黑狗看着人多就不敢进去。独臂叫花子蹲下身一边慢慢后退,一边慢慢地抛猪头肉,由远而近,有疏而密,狗低着头一路吃来,慢慢来到公堂之上。他把剩下的猪肉放在脚边,狗一面吞咽着,一面竖起耳朵警惕地环顾左右。张平跪在地下,低着头,大声道:“万岁爷,小人把黑狗带来了……”
  乾隆皇帝站起身来,仔细看了看,说道:“朕观其狗,不像野狗。两边站着那么多人,手拿器械,野狗岂敢走进公堂?俗话说,狗仗人势,不是你养的狗,它不敢跟你一道进来。你还是如实招吧,朕饶你不死?”
  “我说……我说……”独臂叫花子慢慢直起身,转身左手指向胡县令,咬牙切齿说:“都是你这狗官逼的!老子今天和你拼了!”只见黑狗箭一样扑向胡县令,他惊恐得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就被扑倒地下。睁大两只惊恐的眼,喉结被咬断,血直往外流。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黑狗就向门外逃去。早被侍卫手起刀落,身首异处。张平紧跨几步,扑倒在黑狗身上,紧紧地抱住,凄苦地哭诉道:“我苦命的狗啊……”就昏死过去。
  张平被凉水浇醒,终于说出事件的真相:
  张平家的地紧挨王员外家的地,王员外要买下,可是他不愿卖祖上留下的这块地。有一天,四周无人,王员外带着家丁,在田边将张平饱揍一顿,右胳膊活活被打断,一直打到昏死过去,才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张平忍着痛踉踉跄跄回到家,第二天就去县衙告状。不料王员外造了假地契假欠条,当堂呈给胡县令。又买通证人张三和李四,张三说亲眼看见张平打柴从树上掉下跌断了右胳膊;李四说那天去王员外家借钱,正好看见张平出来,还在桌上看见他写的欠条呢。
  张平说那手印是在我不知情的条件下,强迫按下的。一定是昨天自己被打昏时,王员外偷偷干的?胡县令能听他的吗?结果,田被白白霸占了,妻子儿子被抵债官卖了,自己的右胳膊也被白白打断了,还被当堂打得皮开肉绽。这飞来的横祸,怎样才能讨回公道呢?
  张平一面养伤一面在苦苦思索着。有一次,看到拴住铁链子的狗,扑到铁门上扒着,几乎和人的脖颈一般高。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在讨饭的过程中,他就留心小黑狗。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总算偷到狗了。要想利用黑狗报仇,只能出其不意,否则有了防备是不可能办成的。他本来就爱好下夹子,夹野鸡、野兔,有时也能夹到狗獾子。他卖了一点钱,从药店买来药,使小狗从小变成哑狗。只有在很晚或天亮以前,才放狗出去活动活动。其余时间都是拴在家里,左右邻居当然不知道他养了一条狗了。
  从小就一连两天,不给狗吃一点东西。然后用稻草人扎成和狗差不多高,在脖颈的草中插入讨来的鸡鸭骨头,然后用左手一指,饿红眼的狗自然猛扑上去,一口咬住。这样反复几次,也就成了习惯,过后再蹲下来给狗吃些残羹剩饭。狗长大了,那个稻草人也加大,总之,稻草人脖颈正好够上狗扑上去能咬到咽喉的部位。长期坚持下去,有时脖颈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张平,用手一指,狗照样扑上去,狠咬脖颈。当然了,每次空咬后,他也补偿黑狗一块骨头。正因为长期这样坚持,张平才会手一指,狗就扑上去咬死了王员外和胡县令。
  说到这,张公平放声大哭:“万岁爷,小人被逼无奈呀?!如今,大仇已报,小人死而无憾!”
  “朕不让你死!”乾隆皇帝很同情独臂叫花子的遭遇,就说,“你是被逼的,他们是死有余辜,就不追究了。朕还要把你原来的土地归还于你。但还是要当堂杖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对张三李四作假证,当堂也杖打了三十大板。其他人都作一相应的惩罚。
  处理完黑狗案,乾隆皇帝自言自语地说:“官逼民反,官患大于匪患!要想天下太平,最重要的是要抓好吏治!”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黑狗咬恶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