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

2019-10-03 15:19

朝廷平叛的大军和定北王高睿的叛军在东平府相峙不下。 山东靠海,向来是富庶之地。东平府城墙厚实,筑有瓮城,背倚山东平原,粮草不缺。连月来的数次进攻都被打退。战线一旦拖长,北方契丹已经蠢蠢欲动。契丹不会理睬天朝的内乱,认为这是借机越境抢掠的好时机。 高睿只顾眼前,放任契丹越境。河北真定府一线已被契丹占据。领兵的契丹大王子耶律从飞并不再往南进军。占据四城后严防死守,摆出一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架式。在一旁密切注视着天朝内战。 宣景帝也明白形势,数次来旨催促早日平叛。 杜昕言走出军账,远眺东平府无声叹息。父亲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注定了此仗是硬碰硬。谁也占不了便宜。不同的是定北王高睿并不把契丹当回事,只要搅得天朝越乱越好。 “乱臣贼子,其心可诛!”杜昕言恨意满怀,又无可奈何。 为了解决后顾之忧宣景帝已密派使者北上与契丹议和,实为无奈之举。 “侯爷,定北王传书欲与侯爷私下见面。” 杜昕言冷冷回道:“回信,战场上见。或者,他降了也行。” 正说着,又一副将匆匆来报:“侯爷,定北王识破我军挖地道入城的计谋,地道被堵死了,伤亡七十八人。” 杜昕言眉心皱紧,挖地道进城已经进行了近一个月,白费工夫了。他喝住正欲离开的传令兵道:“回定北王,本侯也想和他叙叙旧。” “是!” 回到中军大帐,杜昕言说了高睿相约见面一事。便有将士说道:“定北王是绝不可能降的,侯爷当心有诈!” 杜昕言凝视着地图,手指点在一处山岭笑道:“如果本侯所料不差,定北王定然把见面地点定在这里!” 此岭名曰伏龙岭。山岭似龙腾,却于龙颈处出现一处豁口,活似真龙断首,得名断龙桠。豁口处又形成天堑深崖,中有索桥相连。龙头方向正对东平府,而龙身龙尾则是朝廷大军方向。 “如果想围剿定北王,需绕过东平府从龙头方向包抄,将他围死在龙头之上,逼他上索桥。我军设埋伏前后夹击。此乃理想之上策。只不过,定北王没这么傻,会有防备,且大队人马经过东平府会被发现,此计行不通。中策是我军提前进入伏龙岭,过索道设兵于龙头。但是定北王若防着这点,断开索道,龙头之上的士兵便成孤军。如是什么也不做,只是隔了索桥见面,东平府一战还不知要拖到何时。”杜昕言一边分析一边摇头。 与高睿见面是机会,高睿又不是笨蛋,绝不会傻到前来送死。 帐前突闻喧哗声,杜昕言怒道:“何人如此大胆!” “侯爷,卫子浩奉旨前来!”卫子浩的声音穿过大帐传来。 杜昕言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哈哈笑道,“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么群高手。请进!” 随卫子浩同进大帐的还有一人。虽做男装打扮,杜昕言仍一眼识破是嫣然所扮。他下意识的往外看,听到卫子浩笑道:“子浩不才,带了名得力下属前来助侯爷一臂之力。” 言下之意是笑菲没有和他在一起。杜昕言装做不明白,笑着说:“如有昙月派高手相助,计划不如变化了。谢林也归你一起吧。” 当下与众将士一起围着行军沙盘定下计划。 传令兵同时带来高睿回信,果然把见面地点选在了断龙桠。约定第二日相见。 时间紧迫,卫子浩接了令,带着谢林和选定十个武艺超群的士兵与他同行。 嫣然独留在大营,杜昕言送走卫子浩后,单独与嫣然面对。他眉头一挑问道:“你既然现身,你家小姐呢?” “死了。嫣然被人救了。小姐临终前吩咐嫣然北上助侯爷一臂之力。”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 “随便你信不信。” 嫣然瞪他一眼,冷笑道:“侯爷若是不需要嫣然相助,嫣然这就离开。” 杜昕言暗中磨牙,恨不得找到笑菲掐死了她。眼睛一眯露出笑容:“你家小姐谋略过人,她临终前嘱你助我,想来定有好计策。本侯却之不恭。你留下吧。” 是夜,无星无月,战场一片寂静。 时近凌晨,杜昕言久久不能入睡。一万士兵已经出发至伏龙岭,卫子浩一行人脚程快,也应该赶到了龙首处。明日趁着高睿不在东平府,大军将展开攻击。攻城不是重点,重点是突过东平府,掐断高睿退路。只要高睿被困在伏龙岭,东平府无主,必然大乱。 然而杜昕言觉得高睿不会这么容易被他算计,心里有种极为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搅得他睡不着。 “杜侯爷,嫣然求见!” “进来吧!” 嫣然闪身而入,身边还站着一个肤色黝黑,面容清秀的小伙子。 她冷冷说道:“他叫迈虎,小姐临终前吩咐,如果两军交战,非正面攻击时,依计行事。”说着递过一封书信。 杜昕言接过信看了眼神色大变。沈笑菲若是死了,绝不会算计到高睿会约他见面。时间紧急,他顾不得追问沈笑菲下落,大步走出营帐急声喝道:“令各位将军速来中军大营!” 红日旭升,伏龙岭山下露出斑斑翠意。经过一冬,二月春风已吹开不少嫩芽。 午时时分,断龙桠上索道旁缓缓出现了一行百来人的队伍。为首的身穿银白软甲,头戴双龙戏珠金冠,定北王大旗在山巅烈烈火扬开。 索道另一方也慢慢走上来一行人,杜字大旗高扬,为首的青衫大麾,看身形清俊潇洒。 双方队伍隔了索桥站定。身穿银白软甲的人脸上戴了个面具,说也奇怪,身穿青衫大麾的人脸上也戴着面具。 两方见了面,却都没有说话,双方大旗挥动。只见龙首处突响起弩箭破空声,定北王的队伍被射倒一片,紧接着跃出卫子浩一行人冲杀过去。 穿青衫大麾的人大笑道:“定北王,你中计了!”他拿下脸上面具,却是杜昕言帐下虎威将军李名时。 穿银白软甲的人并不惊慌,冷哼一声喝道:“断索道!” 他只带了百余人上山,被卫子浩等人偷袭死了数十人,趁着还没被攻近,身边两名士兵手起刀落,将索道斩断。 李名时正在惊诧时,见那人也取了面具,也不是高睿本人。是高睿身边近卫之一的田卫鹏。 田卫鹏抽刀大笑:“我以命报定北王,弟兄们,冲出去!” 卫子浩所带之人都是精选勇猛的好手,他和谢林的武功更非寻常士兵可比。十来人对几十人占尽了上风。 山风吹来,李名时闻到异味,回身一看,吓得大喝道:“速斩断火路!” 一冬枯燥之后,火从伏龙岭下燃起,一路摧枯拉朽。浓烟弥漫了半边天。上山小道狭窄,一万将士奋力砍倒树木断绝火势,却禁不住火势猛烈浓烟袭击。转眼之间,火便扑上了山头,士兵大半被烟熏晕,无力再砍树隔出火道。纷纷挤攘着从林中奔出,或推挤掉下悬崖,或当场葬生火海。断龙桠这边立时成了人间地狱。 李名时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呛进一口浓烟涕泪交加。他被身边亲兵护卫着挤缩在悬崖边的一小处地方。听到林中哭号声,眼泪涌出,他大喝一声:“未战先败,李名时怎对得起一万将士!”说罢竟横剑自刎。 卫子浩一群人围攻田玉鹏,隔了悬崖看得清清楚楚,却救之不得,不由得心胆俱裂。 田玉鹏架住卫子浩的剑大笑道:“以百人为诱,能灭一万朝廷大军,田玉鹏虽死犹荣!王爷好计策!” 谢林恨极,手中暗器掷出,田玉鹏再被卫子浩一剑斩落。灭了龙头的队伍,回望悬崖对面,崖顶空地处只剩下几百号人。前方火势冲天,下山的路被完全阻断。这边是万丈深崖,飞鸟难渡,眼见一个也活不了。 一阵浓烟顺风卷上悬崖,突听得一人大喊了声,纵身从崖上往下跳下。卫子浩身边的士兵禁不住号陶大哭。 “定北王是个枭雄!”卫子浩喃喃说道,他浑身溅血,眼中起了骇意。 他担忧的望着远方的战场,高睿既然以假身相诱,不知道杜昕言大军欲绕过东平府合围高睿的计划会不会被高睿来个反围攻。 他看了看身边仅余的几个人缓缓道:“下山,若遇定北王军围剿,各自突围。” 北方一线烟尘升起,伏龙岭火光显现时,东平府城门大开,高睿大军倾城而出。出城后兵分两路,一路往伏龙岭而去,另一路直捣驻扎在东平府外的朝廷军大营。 高睿出现在高达十余丈的东城门城楼上,头戴双龙戏珠冠,身着银白蟒服,披着大麾,迎风而立。他连软甲都没穿,潇洒儒雅如闲庭散步,花园赏春。他身侧站着手抚长须的幕僚张先生与贴身侍卫陈达。 他端着一碗酒对北而举,眼里有水光闪动:“田玉鹏,本王在此敬你一碗酒。来生还做本王的护卫吧!” 酒淋淋漓漓洒落,身后将士齐刷刷面北而跪。 高睿望着大军行进的方向轻声说:“陈达,你与田玉鹏素来交好。他家中母亲还在苏州老家,你嘱人好生侍奉。” “是!能为王爷尽忠,玉鹏定含笑九泉。” 远远望去,对面朝廷大营似乎还没什么动静。张先生抚须笑道:“王爷,田侍卫以死引杜昕言上伏龙岭,山火已起,就算杜昕言武功再高,也难以逃脱。朝廷引西北道大军在河北与契丹相峙。淮南道,江西道,江南道的二十万大军被我们牵制在此。此番若能破敌,由东平府至京城只有十日路程。朝廷来不及调军,我军将长驱直入,直取京城。” 高睿微笑道:“本王料定小杜接信后会想着困我于伏龙岭,军无主将,我军自乱。他必定遣大军假攻东平府实侧绕反抄伏龙岭。所以,今晨小攻之后,我没有下令追击。放他的人马过去。待我军拿下中军大营,再与左路军会合,杜昕言只能退向伏龙岭。只可惜,伏龙岭的火不烧上十天半月灭不了。” 他凝望着远方,悠然的说:“兵者诡也,战场之上,只论输赢。若是小杜识破了本王的计谋,本王也只有佩服的份。只可惜,大皇兄太想赢,小杜急功近利,怕是想不到这一点。” 高睿的话本来也没有错,他只是没想到还有人在暗中帮杜昕言想到了。 箭阵过后,定北王大军的五千骑兵冲向朝廷军大营。小股抵抗如螳臂当车,转瞬间大营寨门被攻下,中军见状挥动令旗,步兵方阵随即开拔。 然而五千骑兵先锋在冲进大营之后,却不见有士兵。先锋大喝一声:“后撤!中计了,是座空营!” 此时,他听到了一声尖锐的笛音。抬头一看,中军大帐的旗竿上坐着一人。黝黑面庞相貌清俊,眼若寒星。手中吹着寸吹长的青翠玉笛。诡异的感觉爬上心底,他正取弓欲射时听到惨呼声不绝,身下坐骑长嘶立起,将他摔下马来。一条毒蛇正不怀好意的对着他吐着红红的蛇信。 先锋骑兵后的士兵方阵却不知情,听到前方惨叫声哭号声,仍继续跟着鼓点踏着整齐的步伐往前。 第一个士兵方阵就这样闯进了遍地毒蛇死尸的大营,队伍瞬间混乱起来。士兵纷纷后退,却又被下一个方阵的士兵挤推着跌入蛇阵。士兵手持六七丈的长戈转动不灵,阵脚大乱。鼓声一响,攻占大营的大军断无后退之理,仍踏着整齐的方阵义无反顾往前。就在这时,万枝火箭齐发落在大营之中,火势冲天而起,被挤着往前的士兵陷身火海,弃戈往后奔逃。 “不好,有诈!鸣金收兵!”高睿脸色突变,手撑在箭垛上,手背青筋暴出。 战场上传来雄壮的鼓声与冲天的喊杀声。高睿手中大旗停滞,他呆呆的看到从左右两侧涌出无数的朝廷士兵。青色的杜字大旗迎风招展。 他的军队前阵散乱,陷入火海,士兵后退挤攘,士气一落千丈。紧随其后的士兵被感染,方阵突乱,像被一拳打散。 左右翼再被围抄,不到半个时辰,朝廷大军已将他的大军团团围住。 高睿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切。杜昕言如果识破了他的计谋,他又怎么可能让一万将士被活活烧死在伏龙岭上。如果他真的识破,那么今晨详攻东平府的潜往伏龙岭的人又去了哪里? 他俊美的脸浮现出激动与佩服:“杜昕言,你真狠。为了灭我十万大军,拿下东平府,竟不惜让一万士兵去当诱饵!火烧大营让我的人马没有退路,你居然用的是和我同样的计!张先生,左路军可有消息?” 照计策,杜昕言若想擒住他,必放弃攻东平府,率大军绕抄伏龙岭,将他围困在断龙桠附近。高睿则分出左路军从后路围抄,也企图将杜昕言大军围在东平府与伏龙岭之间。 此时杜昕言已经料到他要袭营,那么,左路军又会遇到什么情况呢?西北方上空一团信号烟火炸起,蓝色的信号是遇到伏击。 “号令城中所有士兵做好准备,城中男丁全部上城楼!令大军突围回城!”高睿厉声呼道。心中不好的感觉袭来。 “咻——”一枝羽箭射上了城头,高睿一看,杜字大旗在离城不过两里的地方出现。朝廷军如潮水般涌向东平府。 “小杜,我还真小觑你了。连损数万将士,火烧己方大营,将计就计,引我的大军尽出,再强攻兵力空虚的东平城!” 高睿不怒反笑,牙咬得死紧。 贴身侍卫陈达着急的说道:“王爷,东平城此时空虚,绝对抵抗不了杜昕言的大军。不如保存实力,速退向登州益州!” “是呀王爷,退回登州益州,集结收整败军,方为上策。” 高睿恨恨的望着攻城的杜昕言大军,他似乎已经看到杜字大旗下杜昕言青衫软甲,含笑相望。 “王爷,河北已让给了契丹。咱们先退往登州益州固守。契丹大军必会趁这此大战侵南,只要能拖延时间,咱们就有喘气的机会!杜侯爷前往伏龙岭伏击我左路军的不是主力,我左路军还能保存力量。只要王爷在,他们会跟随而至!”张先生劝道。 “走!”高睿看了眼前方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中军与离城越来越近的队伍,当即立断下了城楼。 城中王府后园,高睿神色复杂的站在地牢门口。 “王爷,要带她走吗?再不走就迟了。”张先生轻声提醒高睿。远远望去,东城门上的杜字大旗迎风飘扬,东城门已被攻陷。 高睿从腰间取下一把钥匙递给王一鹤,轻声说:“记住我对你说的话!” 王一鹤阴测测的脸上滑落两滴泪来,他颤抖着手接过钥匙对高睿行了大礼,哽咽着说:“王爷放心,老奴从此就是无双姑娘的影子。会一直隐在暗中保护她。” 他很想推开地牢的门,带她一起离开。高睿默默的望着那道门,杜昕言大军已经进城,东平府一役自己元气大伤,他能接受成王败寇的结局,他却不能带着无双。高睿猛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地牢并不像一间牢房。 铺着最华丽的地毯,陈设华贵如宫殿。 墙角一座仙鹤灯,鹤嘴衔着一灯如豆。 高睿进来时,他会吹熄那盏灯。 灯灭时,这里就是黑暗的梦境。 无双的白昼和黑夜在灯亮与灯灭中交替。 他在黑暗中拥着她,一遍遍的勾起她的情欲,一遍遍在她耳边低声说:“没有仇恨,我不是高睿,你也不是卫无双。” 渐渐的,无双从仇恨到绝望再变得麻木。她就像做了个很长的梦,在黑暗中期待着让情欲烧熔自己。每到这时,她才觉得自己还是个活着的人。 他在黑暗中现身,悠悠然对她说尽心事。像儿时的淘气,与高熙争宠,和杜昕言较力。 她只是默默的听着。 他还会对她唱歌,在黑暗中为她抚琴。 “无双,现在只是一个梦罢了。你别唤醒了它。” “无双,我知道你恨我。我迟早会死,死之前却绝不会对你放手!” “无双,你想死吗?你试试你能死吗?” 温柔与残酷同时展现,无双麻木的承受。 她不理睬他,他不在乎。 她不说话,他也只是拥着她,像拥着一个婴儿。 今天是什么时候了?无双平静躺在床上想不起来。如豆的灯光一跳一跳,无双闭上双眼,已没有了眼泪。 地牢的门开了,无双下意识的看向那盏灯,灯光未熄,被风吹散了光影。 “谁?” 没有人回答她。 王一鹤走到床前,从她身上缓缓起出银针。血脉瞬间突破禁制,奔流到四肢。她能感觉到身体各处的酥麻。 功力在恢复了吗?他为什么要放她? “无双姑娘,王爷兵败,朝廷大军已攻陷了东平府。王爷已离城退往登州益州一带。临行前嘱老奴放了无双姑娘。”王一鹤说完这句话折身出了地牢。 无双眨了眨眼,一滴泪涌出眼眶,心里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惊诧。等了一会儿,她轻轻动了动手指,长吐一口气坐起了身。长时间的被制让她行动缓慢,无双忍受着手脚的僵硬,慢慢地身地牢门口走去。 轻轻一拉,门就开了,石阶上方刺目的光线让她眩晕。无双闭了闭眼,缓缓的睁开,没有任何动静。她望着上方的光,手用力扶着墙,不敢相信,她真的自由了。 三四个月的时间,恍若隔世。 太久没有见光,无双闭着眼也觉得双目微痛,她撕下一幅内裙蒙住了双眼,颤抖着腿,扶着墙一步步慢慢走上去。 又一个梦吗?她呼吸着清朗的空气怔住。庭院中安静异常,远处隐隐传来厮杀声。高睿人呢?王府中的人呢?是朝廷大军攻进来了吗?无双无力的瘫靠在墙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呆了多长时间,直到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吼:“这里有个女人!” 无双机械的转过脑袋,眼前一片白蒙蒙的光影。院子里脚步声与铠甲碰响的声音不绝于耳。 她摸了摸盖住眼睛的绸布,触手滑软。她想起黑暗中的那个声音对她说:“天下再好的绸缎都比不过你的肌肤。十金一寸的沉香缎也比不过。” 心里有个声音在发疯似的喊她:无双,醒来! “你是何人?” 带兵的校尉惊诧的看着靠墙而立的女子,曳地的银白暗花宽袍,黑如瀑布的长发直逶迤到腰,苍白得近乎透明脸,唇色极淡,拥有着极美的轮廓。一幅白色裙裾绑在眼部,诡奇艳绝。 等了片刻,无双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是朝廷大军么?杜,杜侯爷呢?”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她与侯爷是何关系。 “这是定北王府,这个女人一定与定北王有关,锁起来!” “住手!” 听到声音,无双腿一软扶着墙慢腾腾蹲了下去,脸扬起,两行泪夺眶而出。身体被重重拥进一个坚硬的怀抱,她伸手摸到了冰凉的铠甲。无双悲喜而茫然的唤了声:“杜大哥!” “无双,你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了?”杜昕言扶起无双的脸焦灼的连声急问。 “太久没见光,我无事。”无双淡淡的回答。 杜昕言拦腰抱起她喝道:“去找卫子浩来。” 无双的手下意识盖住了小腹,泪浸湿了裙裾,像透明的水滑落冰面。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将计就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