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渔舟】暗香(小说)

【渔舟】暗香(小说)

2019-10-02 23:08

(一)
   阳春在外采风几个月,回到家中已是深夜。他整理好拍摄的照片,满心欢喜地拿起手机给女友发微信,约她明天见面。女友在微信回复:我们分手吧,我需要人陪,你就和你的相机过一辈子!还传了一张她和另一男子亲热的照片给他。他将手机狠狠地甩到沙发上,一阵似哭非笑之后,疯狂地将屋内女友所有相片撕碎,打开冰箱一口气喝了好几瓶啤酒,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拼命地抽着烟,整个房间被呛人的烟味弥漫,令人窒息。他任由泪水洗面,窗外刮起了风。
   手机铃声将他从黑夜的噩梦中惊醒,天已大亮。公司通知他开会,匆忙洗漱,戴上墨镜遮挡布满血丝的眼睛。刚把门反锁好,听见对面房间里传来“啪”的一声,好像是玻璃杯摔碎的声音,他心里微颤了一下。下楼时听见快递员在喊,白雪,有你快递。他下意识回头一看,看见自家对面三楼阳台上放着一盆白色的百合花,听见屋内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帮我送上来好吗。
   阳春开着车,心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对面的房子男主人不是出国了吗?一直空着,什么时候搬进了女主人?
   (二)
   一个周末,阳春背起相机准备开车到郊外拍摄。刚出门,看见对面房间有一位中年妇女拎着菜正准备拿钥匙开门,想着几天前发生的事,好奇心促使他走上前去主动打招呼,阿姨你好,我是你对面邻居,我叫阳春。中年妇女放下菜,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仪表堂堂的小伙子,弄得他心里摸不着底,不知咋回事。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阳春摄影师?早就听我女儿说起过你,真有幸做你的邻居。中年妇女一边说着话,一边邀请他来到家中。客厅布置得简洁大放,淡蓝色的窗帘布,黑白相间的格子桌布,阳台上的百合花迎风绽放,白色花瓣茎脉中渗透着丝丝绿色,显得素雅端庄。他用摄影师的犀利眼光迅速地观察客厅里的一切。
   此时,阿姨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递到他手中。阿姨,你一个人在家吗?他试探着问。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女儿在卧室创作,我去叫她出来。白雪,家里来客了。妈妈,知道了。卧室里传来他那天听到的甜美声音。卧室门开了,她穿着一件粉红色连衣裙,长而直的乌黑秀发,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双手在四周试探着,缓步走来。阳春此刻已明白那天玻璃杯摔碎的缘由。
  (三)
   在交谈过程中,他了解到白雪的大概情况。白雪从小视力很差,多方医治都不见成效,读完大学后,五彩缤纷的世界彻底从她眼里消失。母亲是盲人学校退休教师,为了让女儿离开充满忧伤的城市,一个月前来到这座新城市,租下了这间屋子。
   阳春老师,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看过你的摄影作品,从大自然到人物,你捕捉到了人间的美,你的照片充满了对美好向往和追求,既让人深思反省,又让人心静如水。她睁着没有光彩的大眼睛微笑着说。阳春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忧伤和痛苦。他接过话,摄影这行很辛苦,为了抓拍一个美的瞬间,要等上一宿甚至几天,而且常年在外。我能感觉到照片蕴藏的含义,像风无处不在,可惜我再也看不见你的作品了,不过现在挺好的,听妈妈说你就住我家对面,我心里真高兴。阳春听着她充满孩子气的话,心生爱怜,多美丽善良的女孩,正值青春,老天爷确不开眼,想着自己和女友分手,心里莫名的哀怨,起身告别。
  (四)
   阳春又到外地拍摄了半个多月才回家,车停在楼下,打开车门抬头看见那盆阳台上的百合花,心里觉得有一份莫名的牵挂。恰巧遇见有人送快递给白雪,他走上前接过包裹,顺便问了一句是些什么东西,快递员说里面全是盲人书籍。
   按响门铃,听见房间缓慢的脚步声,门打开了。是阳春老师吧。你怎么知道是我?我能闻到你从山里带来的气息。他心里惊叹白雪的第六感。这是你的快递,恰巧碰上快递员,给你拿上来了。谢谢了,你坐吧,我给花浇点水。我来吧,阳春说着话,上前拿过她手中的洒花壶,替她浇水。你为什么喜欢百合花?百合花在婚姻里寓意百年好合,在生活里寓意百事合顺,我喜欢夜里百合花散发的香味,淡淡的,像过去。百合花有许多品种,我最喜欢白色和粉红色。那你为什么不再种植一盆粉红色的百合花?阳春说到这里,看见白雪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语。这时白雪的母亲买菜回到家中,执意要留他下来吃饭,他欣然答应。
   阳春在厨房帮着阿姨打下手。阳春老师,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白雪天天念着你,这孩子从小心眼善良单纯,受过伤害,如果再来一次可真承受不起。话说完阿姨不停的感叹摇着头,他听着这番话,知道这娘俩一路走来的不易,里面有太多的故事。
   晚上,也不知怎么的,他很难入睡。
  (五)
   阳春正在和阿姨在茶楼品茶聊天,他想通过这次谈话彻底了解白雪的过去。阿姨,恕我冒昧,这次请你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白雪的过去,你介意吗?是段伤心的过去,我不愿提起,我看你也是个实在人,就和你说说吧!
   白雪记事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人世,母女俩相依为命。因为视力不好,小时候没少摔跤,经常被人欺负嘲笑。大学毕业和她谈了两年的男友分手,原因就是他不愿和瞎子生活一辈子,那段时间是她人生的最低点,一度颓废,几次轻生都是母亲把她从死神手里拉回来,这一路都是母亲陪护在她身边,鼓励着她。母亲是盲人教师,教会她写读盲文。坚持写作已有几年,现在已是残联作家协会的会员,在文学界里小有名气,她是在用心血去写过去的坎坷经历。话说到这里,阿姨的声音已有些哽咽,眼睛湿润起来。阳春递过面巾纸,阿姨,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往事。没事的,这几年这些事压得我喘不过气,今天和你说说,反而觉得心里轻松些。阿姨,上次在你家里,白雪说她也喜欢粉红色百合花,我叫她种栽一盆,没见她说话。哦,白雪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也喜欢百合花,特别喜欢粉红色,因为父亲走的早,她心里不好受,加上家境和自身原因,她从小性格内向,心事很重,她渴望父爱,希望有个男人能像父亲一样关心照顾她一辈子。听着阿姨说的话,阳春眼前仿佛看见白雪一路走来的情景:跌跌撞撞,额头、腿脚到处在流血。一个小女孩在不停呼喊爸爸,一个青春少女在角落里无助地痛哭。如果阿姨不说这些事情,根本看不出现在笑容灿烂的白雪受了那么多苦,阳春对白雪由爱怜转为敬仰,想着自巳失恋时失控的样子,自觉可笑。
  (六)
   上次和阿姨在茶楼的谈话,深深触动了阳春的心,他觉得该做些什么。一大早他就到菜场买回了菜来到白雪家中。
   阿姨有些不知所措。阿姨,我们做邻居也有一阵子了,我买点菜来做,尝尝我的手艺吧。这怎么好,还让你破费。没关系的,你和白雪休息,剩下的我包圆。说着话,阳春系上围裙,在厨房一阵忙活,不大会功夫,红烧鲤鱼、糖醋排骨、西红柿炒蛋、外加香菇炖鸡汤端上了饭桌,香飘四溢。母女俩露出久违的开心笑容。他开了一瓶红酒,给阿姨和白雪倒上。阿姨,白雪,自从认识你们,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也变了样,有见到家人的感觉,敬你们一杯。哪的话,阳春老师,反倒是我和白雪给你添麻烦了。阳春心里清楚自己对娘俩是真心佩服。白雪细嚼慢咽地吃着菜没说话。白雪,你哪不舒服?阿姨询问着。来,我给你挟块排骨。说着话阳春把挟的排骨放在她碗里。白雪抿了口红酒,举起杯失声说,妈妈,阳春老师,我心里很高兴,今天的气氛让我感觉像个完整的家。话说完她的眼睛里已含满泪水,场面有些尴尬。我来收拾碗筷,你陪白雪坐会儿。阿姨起身进了厨房,偷偷地擦着眼泪。
   白雪缓步摸索着走进卧室,轻轻地坐在书桌旁的藤椅上,双手托着下颌,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我方便进来吗?阳春用手指敲了敲门框。进来吧,老师。阳春靠在书桌旁的墙上,离她很近,从她没有光彩的大眼睛里仿佛能看见她小时候漂亮可爱的模样。白雪,你在想什么呢?我在想我的未来。话说完,她从书桌抽屉里拿出放在最上面的一本刊物。阳春老师,这是我读大二时写的一篇文章,在首页,你拿去看看吧!
  (七)
   《生活》。作者:阳春白雪。跳入眼帘的这几个字不正是他和白雪名字的组合吗?!还有自己的一张摄影照,阳春像被电击了一样,猛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他立刻回忆起前几年,某编辑打电话征求他意见,说作者有一些特殊情况,要求文章里配上他的摄影照片。时过境迁,那个作者居然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他一直喜欢阅读阳春白雪的文章,阳春白雪竟然是盲人白雪。他一口气将全文看完。
   生活,不是对每一个人都公平。有的出生在富家,有的出生贫寒而普通。出生好的,不用努力也能吃着可口的饭菜长大。出生不好的,生活上要靠自己,在每一次跌倒和站起中长大。什么叫生活?生活就是为了生存而求活。依赖是绞杀创造美好生活的机器,只有拼搏,才有出路。摘下伪装的面具,不要试图别人的同情,不要在乎别人的评价,因为别人救不了你,更养活不了你。只有自己拥有一颗勇敢而坚韧的追求美好的雄心,才会不怕艰辛、不怕痛苦,鼓足干劲生活下去。
   阳春深吸了一口气,想象得到白雪的生存环境,与其说是这是一篇好文章,不如说是她在生活的徘徊中给自已鼓劲加油,打了一针“强心剂”。
  (八)
   过了几天,借着还书的机会,阳春来到白雪家。
   她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腰间系了一根红色的绸带,透着青春的气息。她坐在书桌前用手摸着盲文在阅读。一会儿紧锁眉头,一会儿嫣然一笑。白雪,我来还书。你到客厅沙发上坐会儿,我马上过来。要我扶你吗?不用,家里环境熟悉。说着话她缓步摸索着坐在客厅另一张沙发上。她低着头,双手相互的扳着手指,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阳春老师,请原谅当时我用了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组合在一起做笔名,主要是,主要是……她停顿下来。主要是什么,阳春追问着。主要是当时我很敬仰你,我当时眼睛还能看清一些东西,在我徘徊的时候看了你拍的许多照片,让我有了生活的勇气,那张照片是我恳求杂志社的人放上去的,他们说你同意了,我当时很感激你,真的,很谢谢你。没想到几年后大摄影家会出现在我生活里,我是存心的,但没有别的意思。话说完她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显得很紧张。面对这个柔弱、善良、单纯的姑娘,阳春心里又爱又喜。爱的是她追求生活的坎坷经历,喜的是奇妙的相识,难道是缘注定?他接过她的话说,可以原谅你,不过要惩罚你。白雪一听,唿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战战兢兢地说,要怎样惩罚?以后不许叫我老师,喊我的名字,可以做到吗?
   她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嘴角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微笑。
  (九)
   俩人相识后,说也奇怪,阳春工作起来干劲十足,总有使不完的劲,跟打了鸡血一样。他也经常听见隔壁屋里传来柔美的歌声。这可能就是人性微妙的一面,相互惦记上了,就有无形的动力。闲暇之余,阳春到盲人学校学习了一些盲文基础知识,方便以后和白雪交流,能为她做些什么。
   白雪,今天我去城郊拍摄,有空一起去吗?可以呀,很久没出门散心。俩人互通电话后,他和阿姨打过招呼,搀扶着白雪下楼,打开副驾驶的门,系好安全带,白雪感受着他贴心的爱护,心里有一股暖流促使她绽放出青春的笑容,那么甜美,那么温馨。听着柔美的音乐,俩人有说有笑。
   汽车停靠在森林旁的公路一侧。树木葱郁,鸟儿在枝头欢唱。不知名的花儿争先绽放,空气中充满花香和泥土的味道。白雪双手举起,在原地转着圈。阳春,我抓到了风,在我的指尖,在我的脸上。我感觉到温暖的阳光照进我身体里……她高兴地说着话。阳春不停地用相机把美好瞬间定格在相机里。“哎哟”,白雪不小心,被地上的小树枝拌倒在地。他慌忙走上去扶她,轻拍她身上的泥土。白雪轻轻推开他的手:不碍事,话说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白雪,我……阳春话没说完。不可能的事,我们回家吧。回家的路上,俩人都沉默无语。
   扶着白雪进家门:白雪,我是认真的。她迟疑片刻,随即关上了门。
  (十)
   自从阳春那天和白雪到城郊拍摄完之后,数月没听见隔壁传来的歌声,也没见过面。又不好意思硬着头皮去看白雪,唯恐尴尬。他觉得那天说话过于莽撞。上下班都会抬头看看阳台上放着的那盆百合花。
   阳春老师,我是阿姨,我们见个面吧。好的,阿姨,正好我也有些事要找你谈谈。坐在公园的长木椅上,阳春诚恳地说,阿姨,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喜欢白雪,这件事我不是一时冲动,我考虑了很久,虽然她眼睛看不见,但她的心能看见,她是透明的姑娘,理应有自巳想要的生活,她很长时间没联系我了,我是不是伤害了她。自家闺女的心思我很清楚,和你接触也有一阵子,你的为人我也知道,看的出来你喜欢白雪,自从你们上次回家,我就发现她一直闷闷不乐,在我一再逼问下她才告诉我那天发生的事。白雪不是不渴望爱情,她是伤不起,从小失去父爱,读完大学失恋,现在又双目失明,她不想成为你生活的包袱和累赘,不想你为她牺牲一辈子。白雪和我说,你可以下决心爱她一生,但她却不能下狠心和你过一辈子。阳春听着阿姨说的这番话,不由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袖,他下定了更大决心。阳春老师,我拜托你件事。说吧,阿姨没事的。我有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要结婚,一来路远不方便,这种场合去怕会刺激到白雪的心,我们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我想托你帮我照顾她几天。阿姨,白雪同意吗?我和她说了,她没吱声。说完话,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放在阳春手里。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渔舟】暗香(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