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瞩望一场雪

瞩望一场雪

2019-09-26 11:23

图片 1 “嘎吱嘎吱”,踏着厚厚的积雪,侯逸风带着妻子王晓萌和儿子乐乐回到老家过年。因为山里不通公路,侯逸风把车停在了县城同学那里,他们几乎徒步走了十几里山路才到达这里。这点路程对侯逸风来说还可以,但对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王晓萌来说?就有点艰难了。“萌萌,你还好吗?你可没走过这么远的山路。要不,咱们停下来休息一会吧,马上就到家了。”“嘿嘿,放心吧,逸风,我没事。我们才走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妈可盼了一年的时间等我们回家。”王晓萌嫣然一笑,用手理了理额前垂落的秀发。听了妻子的话,侯逸风没有说话,只是爱怜地轻轻揽她入怀。
  说到母亲,侯逸风心里一疼,有些内疚。侯逸风早早就失去了父亲,是母亲一针一线,靠着帮助四邻缝补衣物赚取的微薄收入供侯逸风长大、上学。侯逸风考上大学的学费,还是乡亲们齐力凑起来的。所以母亲一直告诫自己,“吃水不忘挖井人。将来有出息了一定要报答乡亲们。”后来侯逸风在上海成家立业,想接母亲到城里享福。但老人家故土难离,母亲不愿意离开熟悉的老街坊和熟悉的环境,坚持不去城里。侯逸风也不再强求,只是在心里暗暗地下决定,春节,无论自己再忙,也一定要回家过年。
  “儿子,你累吗?”侯逸风笑着爱怜地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我一点都不累。爸爸,这里可比我们那里好玩多了。”陌生环境带来的新鲜感,早已冲淡了小家伙长途跋涉带来的辛苦。一路上,小乐乐都在自顾自的揉雪球,或对着偶尔落在枝头的小鸟惊喜的大叫。“呵呵”侯逸风爱怜地抚摩着儿子可爱乖巧的小脑袋,和妻子王晓萌相视一笑。
  
  一
  “逸风回来了”“逸风来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刚到村口,路过的乡邻就纷纷过来打招呼。
  “哈,回来了,三婶”“四叔刚下班了啊”、“三叔这是去哪啊”村子不大,侯逸风遇到的几乎都是亲戚。
  “妈,我回来了。”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时候,侯逸风只要回到家见到母亲,依然开心得像个小孩。
  “奶奶,我们,回来了。”王晓萌紧跟在后面,牵着乐乐的小手,小家伙开心地丢开妈妈的手。
  “逸风,你回来了!”说话的是侯逸风的发小,是村里最好的朋友李奎。
  听了,侯逸风愣了半晌,以前,李奎都是叫自己“猴子”的,而且似乎也没有往日见面时的热情了,“也许是我多虑了,或许只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再叫外号好像也不合适了”,侯逸风在心里想。
  “哈,嗯,回来了。奎子,晚上过来咱哥俩好好叙叙。”侯逸风还是像往常一样热情,并不因为自己现在身份地位的提高而轻视自己昔日的好友。
  “好的,晚上我一定来。”话语中,李奎多了一些客套和恭维。
  
  二
  侯逸风还记得小时候和李奎一行人一起放学回家,看见孙二虎集结一群同伴正在欺负两个小女生。大概是其中一个漂亮的小女生不喜欢和他交往,孙二虎就拦住了女生的路不让人家回家,
  “孙二虎,你在干什么?”李奎急脾气——不但名字,连性格也像梁山好汉“李逵”,风风火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是你?李奎,不关你的事,她借了我半块橡皮没还我。”村子不大,孙二虎认识李奎,但两人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没什么交往。
  “不就是半块橡皮吗?我给你。”李奎说完,打开自己书包里的文具盒,但找了半天只找到了很小的一块——决不能和孙二虎的橡皮相提并论,给他绝不会满意。
  “逸风,你有吗?到时我还你。”李奎知道侯逸风做事向来认真仔细,东西都保存很好。
  “有,给你。”侯逸风虽然没有李奎那般性格,那般有勇气,但心里也有满满的正义感。
  “孙二虎,给你。”
  “这不是我的那块儿。”
  “你讹人,我借你的橡皮早就还你了。”
  “谁看见了?”孙二虎一脸得意的笑意,一副耍无赖的样子。
  “你?”女孩百口莫辩,气的脸颊红红的,都急的想哭。
  “那又有谁看见你借橡皮给她了?”李奎非李逵,除了风风火火的性格,还多了一份细心。
  “你?我们走。”孙二虎顿时急的无语。说完,孙二虎一把夺过李奎手里的橡皮,带着身边的一群人,气鼓鼓地走开了。
  “李奎,孙二虎他爸可是我们村长,小心他报复你。”有同伴好心的提醒他。
  “他爸是村长怎么啦?村长的儿子也不能随便欺负人,我也不怕他报复。”
  后来,好在这里的民风淳朴,乡民都很善良,孙二虎做村长的父亲并没有再去找李奎的麻烦。相反,他狠狠教训了一顿儿子,“以后不许他再拿他村长老爸的名义去惹是生非;后来,因为李奎的义气和正气所深深折服,长大后的孙二虎和李奎成了好朋友;后来,那个放学路上被孙二虎欺负的漂亮女生,做了李奎的老婆……当然,这都是后话。
  
  三
  刚过黄昏,李奎果然如约而至。只是穿得很正式,西装革履,头发似乎是刚洗的,还喷了摩丝。手里拎着几件包装精致的礼物。
  “奎子,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个吗?有事你就直说,拿回去。”看着李奎手里拎拿着的礼物,侯逸风有些疑惑,还有些生气。
  “逸风,我还真有事请你帮忙。我们家二妮今年已经十二了,初中已经毕业。我想着,她都那么大了,应该为家里出分力,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需要读书……所以,我想请你帮她在上海找份工作。”二妮?侯逸风见过,一个挺水灵的小姑娘,聪明可爱,每次见自己也总是“叔叔叔叔”地叫,挺有礼貌的。
  “什么?才十二岁?正是上学的年纪。李奎兄弟,不是嫂子说你,你就是太‘重男轻女’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王晓萌忍不住在一旁插嘴。
  “是啊,你看你嫂子,人家一个女孩子不是也做到了外企的公司高管吗?我们俩谁能比得了,呵。”
  “嫂子,我们不能和你们比,你们是城里人。山沟沟里的女孩念再多的书也白搭,最后还不是找一个男人嫁了?”李奎小学都没毕业,所以思想认识有限。
  李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和侯逸风天南海北,无拘无束的谈天说地,只是说了几句客套的话,撂下礼物就要走。
  “等等,这个拿走。”侯逸风低头拎起地上的礼物,又郑重地交到了李奎手里。
  “别啊,逸风,这都是……小意思。”李奎不会说假话,这些“小意思”对于侯逸风也许真的是小意思,但对于他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确实有些心疼。
  “是呀,逸风,李奎兄弟拿都拿来了,怎么好又要拿走……奎子兄弟,‘恭敬不如从命’,嫂子替逸风收了。”王晓萌急忙出来打圆场。
  望着好朋友离开的背影,侯逸风心里有一阵失落。
  
  三
  “王晓萌,真没想到你这么物质,他们的礼物你也收。难道我们还缺这些吗?”刚送走李奎,侯逸风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发泄了出来。
  王晓萌站在一旁,也不狡辩,只是转身优雅地倒了一杯清茶,轻轻递到侯逸风手上。嫣然一笑,坐了下来,
  “脾气发完了吗?呵,逸风,你听我说……不错,我们是不缺这些东西,但他们缺。”听到妻子的话,侯逸风更糊涂了,呆呆地望着。
  “他们为什么给你送礼,难道仅仅是因为好朋友的关系吗?当然不是,他们是想求你为他自己办事!”
  “那也不至于给我送礼呀?凭我们的关系,他们的所有困难我一定会尽可能解决的。”
  “哈,逸风,你太天真了。也许他们也相信你们的友谊没有变,但是这个社会的大环境迫使他们改变,孩子上学;老人看病;生活种种,又哪一样离得开钱?归根结底,还是他们太穷了。”
  听了妻子的话,侯逸风愣了很久,是啊,他们太穷了。
  “对不起,萌萌,我刚才不该朝你乱发脾气的。”侯逸风和王晓萌是在大学认识恋爱的婚后二人一直互尊互重,相敬如宾,都很少红过脸,更别说吵架。
  “傻瓜,我又没生你的气。再说,你也是当局者迷,你是真性情的人。”
  “哈哈。”两人相视一笑,一片乌云立时烟消云散了,侯逸风轻轻把妻子揽在怀里,她太善解人意了。
  
  四
  天空下了一夜大雪,纷纷扬扬,小村庄一片银装素裹。
  侯逸风伫立在窗前,望着飘落的雪花发呆……
  “逸风,起得这么早?想什么呢。”妻子王萌站在侯逸风身后,从背后顺势给他披上了一件外衣。
  “呵,是萌萌呀,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里的天气不比上海,昨晚睡得还习惯吗?”
  “嗯嗯,习惯。有你的地方,到哪都习惯。”说完,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跌进侯逸风的怀抱。
  “萌萌,你看外面的雪花漂亮吗?”
  “嗯,很漂亮,怎么啦?很白。”
  “呵,不对,它变黑了。没有小时候的白。就像现在乡亲们的思想,因为贫穷,彼此之间的感情也像这落下的雪花,掺杂了别的东西。萌萌,我昨晚想了一夜,我想从上海回来,回乡创业,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你同意吗?”
  侯逸风转过身看着王萌,等待她的回答。
  王萌愣了一下,表情严肃地看着丈夫。
  “妻子难道不同意?”侯逸风心里咯噔一下。
  但王晓萌突然抿嘴一笑,
  “嘿嘿,我当然同意,‘我嫁鸡随鸡嫁侯随侯了’你放心,父母那边的工作我来做。”
  “呵,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不同意呢。”
  “在你心里,我思想就这么落后呀?”王晓萌佯装气恼,撅起了小嘴。
  “哈,当然不是,我们家萌萌是最棒的了。”
  王晓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轻轻用手指刮了刮侯逸风的鼻子,“呵,就你嘴甜。”
  侯逸风紧紧地把王晓萌拥进怀里,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五
  转眼,又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早已化身农民的侯逸风穿着一身旧的军大衣搓着双手,正和一群乡亲在一个小茅屋篝火边烤着火,彼此有说有笑——侯逸风低价转让了自己的公司回到了村子,他只以入股的方式获得资金用于以后的事业发展。他在后山承包了几百亩的荒地,遍植果树,并且邀请了很多周边相邻过来帮忙。他最终的目的除了可以尽力帮助家乡的植被恢复往日的绿水青山,更希望能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
  “猴子,这片林子明年开春就可以挂果子了。”是李奎的声音,他又开始像小时候一样称呼侯逸风。
  屋外,大雪纷飞,洋洋洒洒。侯逸风驻足远望,后山的那片林子真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侯逸风轻轻笑了,他很欣慰,“自己不仅基本上帮助家乡恢复了昔日的美丽容颜,更是收获了像小时候雪花一样纯洁的情谊。”
  “逸风,看什么呢?”一双纤纤细手轻轻地为侯逸风披上了一件大衣。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瞩望一场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