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丹枫】深渊(小说)

【丹枫】深渊(小说)

2019-09-28 04:10

等待,是无底的深渊,绝望,是站在深渊的底端。
  仿佛是一个世纪的徘徊,孤独单薄的背影,最终瑟瑟发抖地向前迈了一步,颤抖地跨过栏杆,惊惧地停下来,一团静谧的黑,眼睛使劲瞪着,还是黑。又向前迈了一步,眼前全是银色的波纹,泛着美妙的光。她一步一步向湖里走去,想把自己融进光圈之中,她笑着。水好凉啊,却并不觉得冷,心情从未有过的愉悦,仿佛有一只手,拉着她前进,胸口憋闷地呻吟着,可身体却像燃烧般的炙热,如此轻盈,一股巨大的力托着她,像要飘,又像要沉,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月亮西垂,昏黄泛白,仿佛要掉下来一样。青幽的天空,还挂着几颗星星,无聊地眨着眼睛。湖面静得像凝固的深潭,却透着月亮的影子。湖边柳树,枝条僵硬,死气无力地垂着,静静地甩着干枯的叶片。路灯昏沉,洒落一圈一圈的光晕。
  
  “韩雨,画出这个物体的作用力。”杨老师又喊了一遍。同桌推了她一下,她懵懵地看向黑板。“韩雨呀!怎么走神儿了!”所有人都看着她。“韩雨,韩雨。”
  放学了,同学们都在议论考试的事情。韩雨又考了第一,可她也高兴不起来,姐姐昨天又失去了工作。“唉!要是我是姐姐就好了。”韩雨想:“找一份工作,无论好坏,挣钱就行。”韩雨沿着马路边茫然地走着,想着。
  “四周闪着耀眼的光,奋力地张开臂膀,心胸也豁然开朗,再也不用端着双肩,夹着臂膀,紧张地看这无情的世界,再也不用用尽全身力气,依然呼不出压在心底的那口沉闷。从此,我要放纵地飘,尽情地笑,再也不必徒然任何没有希望地企望。”
  “当拂晓的阳光,属于我一个人的时候,当我的身后充满温暖的时候,我自由了!”
  “我终于还是没有见到你,你也不用在我见不到你的时候,来见我。”
  “世界虽然漆黑,我依然要睁着眼睛!”
  
  韩雨从书里掉出一张照片,同桌捡起来问她:“这是谁呀?怀里抱的谁?”
  韩雨一把抢过来,重新夹在书里。“我妈妈抱着我。”
  “那个是你姐姐?”
  “嗯!”
  “你妈妈挺好看的。”
  “是吧?”韩雨听同桌这么说,笑着说:“我妈在外地做买卖,过两天就来看我。”
  “怨不得总也没见过她。”
  “她忙啊,太忙了!”韩雨笑着说,眼里却涌出泪水。
  “想你妈了?想就给她打电话呗。”
  “不打,她总开会,不能打扰她。我将来考大学,就考我妈那边去,就能跟我妈在一起了。”韩雨哭得更厉害了,脸上还笑着。
  
  昨晚有点霜冻,早晨起来,到处闪着银光。枯叶和泛黄的草丛,被薄薄的一层霜露压得哀戚地抬不起头来。公园里,晨练的人越来越多,仿佛一下子睡醒了,充斥着各种声音。人工湖边,几个老头,一边撞大树一边闲聊。“你说那是啥玩意?”不知谁忽然喊了一声。大伙顺着他的手看,湖中间,露出一个红色的圆鼓鼓的东西。在北面看不清楚,人们就沿着湖边,往离得近的南面绕去。
  很快,警察就赶到了。因为最后确定那是人的时候,有人报警了。
  那个捡废品,总翻垃圾箱的老太太,被两个女儿扶着往小区里走,她头发凌乱,哼哼呀呀地哭着,她的老头,低着头跟在后面。一家人都满脸悲戚。
  小卖店的老刘,看见这一家人踉踉跄跄地走过去,正纳闷出了什么事,这时大志走了进来。
  “出啥事了?”
  “我姑娘……死了!给我来瓶酒。”大志苦着脸,哭唧唧地说。
  “咋死的?你他妈的心真大,还要喝酒?”老刘一惊,瞪着眼睛看着大志。
  “不知道啊,在公园的湖里发现的,警察让等着。”大志愣呵呵地说。扔下钱,拿着酒走了出去。
  老刘半天才缓过劲来,那个小女孩的样子马上浮现在眼前,个子不高,笑眯眯的,身体很单薄。“十五六的孩子,怎么就会死呢?好像昨天还来买过东西。”他自言自语道。
  很快,卖店门口就聚集很多人。
  “你们听说没,法医来尸检,那个小姑娘,肚子里有孩子了。”
  “真的!”人们都很惊讶。“不是不到十六岁吗?”
  “十五,刚上初二。”
  “那么大的孩子,怎么会怀孕呢?”
  “现在的孩子,都早恋,怀孕有啥出奇的。”
  “那可不,网上说,南方十四五,结婚的,生孩子的,有的是。”
  “你说,怀着孕死了,会不会是他杀?”
  ”他杀?”大家异口同声地呼道:“要是他杀,估计不一定是早恋,不是被有妇之夫骗啦?”
  “这可背不住,玩弄完了,有孩子了,怕露馅,就起了杀心。”
  人们都摇头叹息着。
  “现在这孩子,不好经管,自我保护和防范意识不强,还贪慕虚荣。特别女孩,太危险了!”
  老刘转身回了屋,心里还在想着那个总是安安静静的小丫头。
  杨老师惊魂未定地回到办公室,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茫然心痛。刚才警察来了,他现在还像是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
  “杨老师,出什么事了啊!”
  “唉!我们班的韩雨,你知道吧?”
  “知道,这次月考第一那个。”
  “死了!”
  “啊?死了!”
  “在公园那个人工湖里。这是怎么回事呢?多老实的孩子啊!警察刚才来过,你说这……”杨老师又叹了口气。
  “他杀?”
  “警方正在调查,还没结果。这些天,我就发现那孩子有问题,天天神不守舍的,上课也不专心,叫她都不知道。”
  “能是自杀吗?”
  “不清楚啊,爸爸智力稍差,姐姐也有点迟钝,爷爷奶奶身体都不好,家里挺困难。谁会对这样一个孩子……”
  大志一个人,坐在厨房的灶台前,黄瓜蘸大酱,喝着酒。老太太躺在床上,还在哼哼呀呀地哭着,老头趴在窗台上,脸上淌满了泪水。
  “他妈的,让我知道谁害得我姑娘,我杀他全家!”大志骂道。
  “哥,你能不能别喝了,竟说些虎话。”小妹喊道。
  “不喝酒干啥?心难受咋整?我想我姑娘!”说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姑娘啊!要你爸命吧,我那好孩子呀!”
  一家人都哭了起来。
  “都是那个死娘们害得,等我抓住她的!”大志重重地把酒杯摔在灶台上。
  
  大志和两个妹妹被通知去公安局。
  “韩雨家长,经过法医验证,和我们在公园调取的监控视频,可以得出结论,排除他杀,是自杀。”
  “自杀?我姑娘为啥自杀呀?”大志大声地喊道。“还有,她肚子里,真的有孩子吗?”
  “哥!”
  警察看了看他,说:“我只是按着法医给我的尸检报告告知你,没有的内容,我不会解释。”警察也觉得大志智力有点问题,就对两个妹妹说:“这里有公园入口,人工湖边上,以及三中央街的监控,你们看一下。”
  三个人急忙走过去。
  
  下午三点多,韩雨第一次出现在公园门口,穿着一个红马甲。但她并没有到湖边,只是倚着公园门口的大门垛,向园里张望。然后去了外面的超市,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饮料。第二次出现在公园,是九点多,她站在湖边,静静地看着湖面,站了好久。再一次出现,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她围着湖边,走了好几圈,最后,一步一步地向湖里走去……
  看到最后那一瞬间,哥三个失控地痛哭起来,大志更是哭倒在地上,这样亲眼看着孩子一步一步走向死神,无疑是直接被人把心挖去了一样,任谁也无法接受。
  坐在小区绿地的亭子里,大志悲痛难忍,他虽然智力有一点问题,但那不影响他对女儿的思念。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女儿自杀的原因。看着一群孩子在玩耍,想起女儿的样子,不禁泪眼迷蒙。“姑娘啊,要爸的命吧,想死爸了……”
  “爸,别喝酒了。”
  “嗯!不喝了。”
  “再坚持几年,我就能挣钱了。”
  “不用,爸能挣。”
  
  老刘看着大志傻傻地坐在那里哭,就走了过去。“大志,都处理完了。”
  “嗯!”大志抬头看看老刘,忽然裂开大嘴大哭起来:“刘叔,我那姑娘啊,可……好了,总考第一。为啥要跳湖呢?我那姑娘啊,你要爸的命吧……”
  老刘鼻子一酸,眼睛涩涩的。
  听见大志的哭声,又有人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劝着他,也有跟着掉眼泪的。
  “他妈的死娘们,早晚杀了她!农村户口,非要嫁给我,完了就没影了,死女人!”大志骂骂咧咧,踉踉跄跄地向家走去。
  “净瞎扯,十里地没准信。说人家孩子怀孕了,净扯淡,哪有的事!”
  “原来是自杀呀,到底有啥想不开的?那么大点的孩子。”
  “大志骂的死娘们是谁?是不是孩子他妈?”
  “听说,大志媳妇,生下这个小的就走了。”
  “这女人也是,不想过就别生孩子,这还生俩,真是该死作孽呀!”
  “不知因为啥走的?”
  “走十多年了,那时这里还没拆迁呢。”
  “听说那孩子,可精了!学习从小学到初中,总是前几名!”
  人们又是一阵叹息声。
  老刘往屋里走,耳边全是大志的哭声。那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妈的孩子,心里不知多苦才活不下去了!“平时买个东西,都胆胆楚楚的,多好的年龄。”
  “姐姐,别买那么多零食了。”
  “没事儿,爸也爱吃,奶奶看不见。”
  “我不吃,你自己少买点。”
  
  杨老师独自坐在教室里,学生放学后,他走到韩雨的书桌旁,坐下那一刻,便心潮翻涌。韩雨同桌刚刚说,“韩雨前些天,总说她妈要回来了,她常常不由自主地掉眼泪。”这个自卑,内向的孩子,最后找她谈话,其实就觉得不对劲。她没有考第一的兴奋,别人投过来的钦佩羡慕的眼神,就像不是给她的。“对不起,假如我能拯救你,假如能早些发现……”
  杨老师发现桌堂里还有没拿走的书,本子,还有习题。他一样一样拿出来,一个非常自律,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的好学生。他心里叹道。
  看到有一本日记,杨老师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打开,去窥探一个少女的心事。可是,心痛地想知道,到底这个孩子,发生了什么?她的心事都是怎样自我诉说。
  第一页,夹着一张照片,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小孩,旁边站着四五岁的小女孩。
  “妈妈,我小学快毕业了。姑姑说,只要我学习好,你就能来看我,可是,我整个小学都是第一名,你没来过,我好想你。语文:120,数学:120,英语:100,科学,品德……”
  “爸爸又喝酒了,醉得忘把三轮车锁上,早晨下楼发现丢了。他就指着蹬三轮挣钱,这可怎么办呢?爷爷奶奶都生气了!快点长大吧!这个家呀!”
  “我要是姐姐就好了,我可以打工,我啥活都能干,奶奶的糖尿病太严重了,都看不清东西了,我叫她,她才知道是我,爷爷得了肝硬化。我好害怕,我的心好疼,不敢想了!”
  “我恨你!”
  “你应该是从来没有想过我吧?你还记得有我吗?即使我怎么努力,我都没在你心里。为什么生下我,然后抛弃我,让我每天,心都像刀割一样的疼?生而不养,蛇蝎心肠!”
  “姑姑说,你是嫌弃我爸爸,说他傻,可他是结婚后才傻的吗?你是被骗来的吗?坏女人!”
  “电视上说,一个孩子故意弄伤了自己,希望见妈妈一面……”
  “我不盼了,我好累,心疼得而浑身无力,总想躺下来,千万不要在我看不见你的时候来看我……”
  “生下我,我是你的深渊,抛下我,你是我的深渊。”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丹枫】深渊(小说)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