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 传统国学 > 借来的双胞胎

借来的双胞胎

2019-09-28 04:10

图片 1
  哇哇,随着两声稚嫩的婴儿的哭声,王富贵的第五个女儿降生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了地上,“都说凑一桌,四个了,下一个一定是个带把的,这老娘们太不甜乎人了。”“你说啥呢?你种的高粱,能结出谷子来?”老婆杨丽红气得嚎啕大哭。委屈的泪顺着脸往下淌。“为了给你生儿子,我都成猪了,一年一个的生,没儿子命,就别让老娘们受罪,看看屯子的哪个老娘们像我,一出门,像老母猪领一窝崽子似的,前后是孩子。”
  “快别哭了,坐月子呢,落下病根不好治。”邻居大驴子媳妇儿抱着她两岁的儿子,来看杨丽红。“看你家多好,两个大儿子。”王富贵羡慕地看着大驴子媳妇儿怀里的大胖小子。“妈,我饿了,我要吃饭。”七岁的大女儿领弟和三个相隔只有一岁的女儿可怜巴巴地看着妈妈。
  “就知道吃,一群陪钱的货。”王富贵嗷嗷几嗓子,吓得女儿们一顿嚎叫。“你咋这样呢?丫头就不是人了,我还喜欢丫头呢。”大驴子媳妇儿边说,边抱着儿子上厨房给领弟姐妹几个去做饭了。
  晚上,躺在炕上的王富贵怎么也睡不着觉,翻身打滚地来回折腾,“你干啥呢?不睡觉?还影响我。”杨丽红被王富贵的唉叹声弄醒了,生气地对他说。“这可咋整,生了五个丫头片子,大概冲上七女星了,还得生两个才能生个儿子。”“你疯了?还让我生,门都没有,别想美事,活活不能干就在家生孩子玩,你不怕人笑话,孩子们还得吃饭呢,外面一点不出去挣去,就指这点破地,有儿子当啥?喝西北风活呀?”杨丽红下决心,再不生了,打死也不生。
  “我不想被人说成绝户,丽红,你看人家大驴子媳妇儿就能生儿子,可能是大驴子打的种好,不然你和大驴子生一个吧?给咱家留个后?”王富贵血迷一窍了的想儿子想疯了。“你真不是个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和别人生了个小子,那是你儿子吗?”杨丽红又气又恨,自己当初瞎眼了,找这么个男人,为生儿子竟然让自己的老婆和别人去睡觉。
  
  有了这个想法的王富贵,天天琢磨怎么让大驴子和杨丽红睡上一觉。
  一晃,五女儿都一生生日了,这一天,刚出门的王富贵看见大驴子媳妇儿抱着孩子好像回了娘家,他一看机会来了,他走进大驴子的家,“哥,在家呢,没出去干活?”王富贵对正在收拾屋的大驴子肖广义说。“没,这不,我老丈母娘生病了,我家那口子回家去了,小军还得上学,就不能出去了。你来有事?”肖广义看着贼眉鼠眼满脸心事的王富贵问。“没啥事,这不看我嫂子走了,你一个人在家,今天晚上,上我家吃去吧?我一会回家杀只鸡,咱哥俩喝两杯。”王富贵一狠心,决定回家把自家的母鸡杀一只。“不了,你家孩子多,自己吃吧,我会做饭,还有小军。多好几口人,一只鸡够谁吃的。”肖广义笑着说,他觉得王富贵像有什么事,迷离的眼神飘浮不定的。“去吧,多放点土豆,孩子多,小,吃不多些,就这么定了,我回去,杀鸡去了,小军也领着。”王富贵推门走出了大驴子肖广义的家。
  “你疯了,败家的爷们,好好的下蛋的母鸡你杀了?成天算计你这点破事。”气得几乎要疯了的杨丽红,没好声地冲着正在杀鸡的王富贵喊。“不用你能吗?败家娘们,鸡死了也不会怪我。”王富贵心里说,你要给我生个儿子,多好,鸡也不用杀了,王八也不用当了。
  “不用你管,你就只管吃肉吧,多放点土豆。”王富贵边摘着鸡毛边对老婆杨丽红说。
  “来,哥,咱俩走一个。”王富贵边唉声叹息边把酒杯举起来。“你这是咋的了?有啥事?只管说,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忙。”肖广义看王富贵抽巴个脸,没一点乐呵劲,觉得奇怪。“别理他,他就这样,天天没个开心的时候。”杨丽红边往盘子里添鸡肉边说。她真的害怕,怕王富贵说出来,打算让自己和肖广义借夫生子的事。
  “他婶子,你也吃吧,不用忙活了,吃吧。”肖广义看杨丽红没上桌盛完菜要走,忙对她说。“不了,我和唤弟她们在厨房吃就行了,你们吃吧!小军夹肉吃。”杨丽红给和肖广义一块来的肖小军夹了块肉,进了厨房。
  “哥,看你命多好,两个大儿子,哪像我,五个丫头片子,看着都闹心,唉。”王富贵羡慕地看着长得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的肖小军。
  “富贵呀,别那么守旧了,现在这社会,男孩,女孩都一样,儿子也有不养爹妈的,女儿也有给爹妈养老送终的呢,一样。”
  “怎么能一样呢?儿子还能给你生孙子,随你姓,闺女结了婚成了外姓人,生了孩子随婆家姓,我绝户了,没姓了,不一样。”王富贵边喝酒边唉声不断的叹气。
  “你这人,真是一根筋,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根业,生啥啥好,别为这个愁眉苦脸的,有的自己还不能生呢,得抱养别人家的呢,你还不受了?好了,少喝点,我以为你有什么大事呢?”肖广义边劝王富贵,边寻思,这小子,太老思想了,为了生儿子,把个好好的媳妇儿祸害成老母猪了。
  成天家造得和猪窝似的,没个清亮劲,看来这小子还没死心,不见儿子不刹车,真够呛,这日子以后咋过,孩子老婆和他受罪。
  “小军,吃完了和招弟玩去吧?我和你爸说几句话。”王富贵对吃完饭的肖小军说。“爸,我想回家写作业去,今天老师留的作业多。”肖小军对还没喝完酒的肖广义说。“行,儿子,别瞎弄电啥的,爸一会就回去。”说完话的肖广义把钥匙递给了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肖小军。
  “大哥,你说是我没儿子命,还是咋的?咋就是生不出来个儿子呢?唉!”王富贵看肖小军走了,又接着唉声叹气地说起来。“别瞎寻思了,看你家的闺女,个个长得像小花骨朵似的,多好看,我想要个闺女还怕再生个带把的呢!”肖广义真的喜欢女儿,也许是没有啥啥好吧。
  “大哥,听老话说,生儿生女,全凭男人,女人是地,男人是种子,不知是真是假?”王富贵啧了一口酒,满脸通红地说。“可能也对,种啥出啥,哈哈……”肖广义大笑起来。
  “这俩人不知扯啥呢?”杨丽红在厨房喂孩子,听见肖广义的笑声心里想。
  “大哥,我想借个种,种种我家的那块地,给我生个儿子,你看行吗?”王富贵咬了咬牙,借着酒劲,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底一年的这句话。
  “啥?借……借种?”肖广义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这王富贵请他吃饭喝酒,平时抠得一分钱掉地下,打灯找半宿,谁能吃着他家一口饭喝他家一口酒。这小子为了生儿子,下了大本钱。
  原来想让我和他老婆……想到这,肖广义的脸腾地红起来,“富贵,这可不行,我不是那样人,虽说你媳妇儿是比我家那口子年轻,但我绝不会那样做,邻居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咋见面说个啥?不行,再说你媳妇儿也不是那样随便的人,我绝对不行,不然你找别人吧!”肖广义为人本份,老实厚道,他一口回绝了王富贵。
  “大哥,我看中了你的人品,你留下的种我放心,本份,别人不行,嘴不好,传出去将来孩子会知道的,大哥,求求你了,看在咱们老邻旧居的份上,咱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帮帮我,这事就咱俩知道,丽红也不让她知道,她知道了,决不会同意的。”王富贵求爷爷告奶奶的央求。
  “你这人,真够呛,儿子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宁可把媳妇儿让人睡,睡出来的那是你的种吗?傻子一个。”肖广义指着王富贵的鼻子数落他。
  “大哥,只要你不说,孩子不会知道,我会把他当亲生的养大,娶妻生子的,大哥求你了了我的这桩心病吧!”王富贵抱拳作揖地求着。
  “你这个人那,世间少有,求别人和自己的老婆睡觉,还像孙子似的,真拿你没办法,行了,就依你吧,事先说好了,要是让你媳妇儿知道了,可别告我强奸!还有,那万一再生女儿咋办?”肖广义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绝对不会让我媳妇儿知道,咱俩选个好的时间,如果再生丫头片子,我也死心了,这辈子到我这,老王家绝户了。”
  
  一晃十来天过去了,肖广义媳妇儿还没回来,王富贵天天晚上吃完饭往肖广义家去,一坐就坐到十来点钟,他急得像猴一样,抓耳挠腮的,找合适的时间。
  这天,吃完晚饭的他又来到肖广义家,坐到快九点半了,肖小军早睡了,肖广义困得直打哈欠,“富贵,回家吧,我困得不行了。”肖广义的话还没说完,灯灭了,屋里漆黑一片,“这咋停电了?”肖广义忙把手机打开。’大哥,天助我也,大哥,就今晚你去我家吧,丽红肯定不会知道。”王富贵暗自庆幸,天老爷成全他。”你这个人可咋整。”肖广义没办法借着手机的亮接过王富贵递过来的钥匙。
  开开了王富贵家的门,肖广义的心呯呯直跳,他蹑手蹑脚地推开了王富贵家卧室的门。屋里黑黑的,传来杨丽红和小女儿的酣睡声,大了的女儿们都在西屋睡,杨丽红的五女儿唤弟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睡,她还没舍奶。
  也许是媳妇儿十多天了没在家,也许是男人的本性,喜欢比自己老婆更年轻漂亮的女人,三十几岁的肖广义热血沸腾喘着粗气,掀开了杨丽红的被。
  正睡得香甜的杨丽红忽然觉得身上压了块石头一样,重重地喘不上来气,她一下子憋醒了,用手一推,是个人,她这才感觉到,是老公,“富贵,干嘛?不说好了吗,等过几天带上避孕环吗?不能再怀孕了。”杨丽红下决心不要孩子了,一年多了,她没让王富贵碰她,王富贵天天琢磨借种生儿子,天天看一屋子的丫头片子,动不动鬼哭狼嚎的,也没有啥心情,从生完小五一直没和杨丽红过夫妻生活。
  杨丽红睡得迷迷糊糊的,用手轻轻推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肖广义火一样的身子,牛一样的有力气,他不敢把脸直对杨丽红,虽然谁也看不清谁的脸。杨丽红觉得奇怪,今天的王富贵咋这么大的劲,也许是憋了一年的关系,还有每次和她做爱的王富贵,都会说,老婆,加油,生个儿子,今天的他为什么一句话没有,有点哪里不对头。
  一阵疯狂过后,肖广义完成了任务,匆忙地下了地,杨丽红伸手去打灯,“奇怪,停电了?富贵,你干啥去?”杨丽红身边放着手电筒,她怕晚上停电,奶孩子不方便。
  等她起身找到手电时,肖广义已走出了门,“我上趟厕所。”王富贵的声音在外面。其实王富贵一直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他看着肖广义进了了他家的院子,随后他也跟了过来,他不敢站在窗户下,他怕听见屋里的声音,受不了刺激。
  “你今天,咋这么怪呢?”杨丽红回身又躺下了。“咋怪了,什么怪了?”王富贵心里流着血的痛,进了屋。
  “我不告诉你了吗?等上上环再……你今天咋不听呢?疯了一样的,还有,从没有过这么大的劲,吃错药了?万一怀上咋办?”杨丽红好害怕,她怀孕率特别高。“有就要,我就不信整不出个儿子来。”王富贵的心又酸又痛,说不出来是啥滋味,反正不好受。
  “再有,不管闺女小子,我都打掉,不生了。”“你敢,这回一定是个儿子,我敢打保票。”
  一晃,四十天过去了,在王富贵天天祈盼中,杨丽红真的怀孕了,这次的反应还特别大,成天水米不粘牙地呕吐,吃啥吐啥,小五唤弟的奶也戒了,不吃了,王富贵乐的,成天的算日子,还有多少天能生。他觉得媳妇儿挺棒的,一次性成功了,不然他还得去求肖广义。
  “大哥,丽红有了,闹病闹得比上几次都严重,这回肯定是个小子,不一样的反应。”王富贵在地里干活和也在地里的肖广义悄悄地说。他们两家的地也挨着的。“是么?那挺好的。”肖广义的脸一阵阵发烧,尴尬地笑了一下,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一幕,不禁还有一丝的留恋和不安。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近半年,杨丽红的肚子大得出奇,没上大月呢,弯腰也费劲了,家务活干着也上喘,她有感觉,这个孩子和以前的那几个不一样,但始终没上医院检查。
  “丽红,你都这样了,咋还来抱柴火,快放下,我帮你背回去。”肖广义看见挺着个大肚子的杨丽红在拽玉米杆子,旁边的唤弟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四来弟,小三领弟在一边玩闹。老大招弟上一年级了,老二盼弟上学前班了。
  “谢谢大哥,这不富贵今天上砖厂了吗,他说,家里孩子多,他不能出去打工干活的,打算盖几组鸡舍,在家养鸡,去进砖了,不然他不用我来抱柴火的。”杨丽红边说,边用手拽了一下上衣,又摸了摸大大的肚子,脸红得像朵花,肖广义不敢正视杨丽红的脸,又忍不住用眼角偷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那里是他的种。
  “以后,这样的重活千万别干了,哄孩子,做口饭就行,别抻着了。”肖广义边把柴火扛在肩上边说。
  “广义,你干啥呢?吃饭了!”肖广义的媳妇儿看见肖广义在和杨丽红说话,又帮她扛玉米杆子,想把老公喊回来。“嫂子,我抱柴火费劲,让大哥帮忙送回去。”杨丽红这才发现大驴子媳妇儿气乎乎的站在身后。“你先吃吧,我马上回去。”肖广义红着脸背着一大捆柴火进了王富贵家的院子。
  他们俩家是对门的邻居,中间就隔一个两米宽的道。

本文由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发布于传统国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借来的双胞胎

关键词: